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观影随记(86)日本新片展(下1)  

2017-12-08 14:03:26|  分类: 艺苑走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能犯》。不能犯,是刑法上概念,指以意图实施的犯罪结果,显然不可能实现的行为,以至犯罪不成立,行为人无法作为犯罪者接受惩罚。简略说,是指有意图、没行为、有结果的犯罪,却因没证据无法指控惩罚。在此片中,具体是指用催眠、洗脑等方式不留证据的杀人。宇相吹正就是这么个失去人性的恶人,杀人狂。他身份、经历不详,一身黑西装,在社交网络上被称为“电话亭之男”。只要理由纯粹,写明联络方式将纸条贴在电话亭内,他接受委托就会不留痕迹地用事故、疾病、自杀等方式除掉目标。谁都没逃出他的手段,一个个莫名死去,连警员也未幸免。并且每次他还耻笑死者:这就是人类,愚蠢的人。警员多田友子着手办案,过程中又眼看身边人一个个遭难,自己的助手也被炸成重伤。大家明知嫌疑人就是宇相吹正,他自己也认可,他还向友子挑衅说:为了不让我杀人,你把我杀了不就成了。可没证据,无法抓,只能一次次放走他。友子在和宇相吹正多次正面交锋中,发觉他的手段对自己不起作用,无效,以致大胆和他相斗。影片另有一条线,一个长相不错的出狱男,友子曾帮他找工作,常去他工作的日料店吃饭。却没想他本性不改,将友子助手炸成重伤,又要炸医院和幼儿园,并把按键放到友子前,要她抉择先炸哪个。这时宇相出现,两人相斗,宇相以特有手段制服他。友子乘机刀捅宇相,再把出狱男铐在水管上,自己跑下楼呼吁疏散人员,又抱起医院那个爆炸器跑到楼顶放下。出狱男奋力砸断水管,带铐下楼到电话机前,用舌头按键,引爆了楼顶上的爆炸器,下一个没来得及,警员赶来。影片最后,友子走上大台阶,没死的宇相正自上而下,两人相遇,友子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杀人,宇相露着惯有的奸笑说:“我想知道,脆弱和坚强,到底哪个才是人类真正的样子。”此片有点荒唐样,荒诞感,似想求证人之心这一大主题,却未见效果。片中杀了那么多人,还好,不算恐怖。
        此次影展的观众绝大部分是年轻女,发觉她们的观影视角很难解,如这两部杀人题材影片,很多地方她们竟会莫名其妙地笑场,完全不顾情节、故事背景、内容内涵,就这么突然地笑出了声,且是很多人的集体性笑声。其笑点很难理解。弄不懂她们,不知她们在看什么?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理解到了什么?
(2017.12.8.)
观影随记(86)日本新片展(下1)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观影随记(86)日本新片展(下1)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观影随记(86)日本新片展(下1)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