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网易考拉推荐

2014印度独行记(三十六)梅黑兰格尔堡  

2016-04-28 15:38:27|  分类: 吾行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黑兰格尔堡在老城区的西北处。来到山脚,坡度陡峭的台阶,一步一步上去,走急了,稍喘息。这里外国人不少,都来此地了。到达山顶,是座像样的城堡,雄伟壮丽。印度怎么古城堡这么多?我们也曾有那么多的城墙城楼,都给拆了,现全国仅剩四座城市还有城墙。
        门票400,相机费100。进去,城堡墙很高,借着山岩之势,高耸壁立,巍峨震慑,彷如走进悬崖下的山谷间,光线也黯然失色。有两个戴黄头巾的印度人坐于墙角,一人敲鼓一人吹小竖笛,这竖笛就是逗引蛇跳舞的那种。他们是耍蛇人?焦特布尔郊外每年举行蛇神节,可能这里就是耍蛇人之地?游客很多,外国人比例很高。显然梅黑兰格尔堡的名气超过斋浦尔的琥珀堡。这里也是去往沙漠的集散地,有那么多小宾馆么。
        景点内有家环境很好的餐饮店,进去坐下,喝杯酸奶。服务生端来一罐啤酒,听错了?第三次才拿对了酸奶。这店显然价格高,要150卢比。一罐啤酒是220。时间有限,不能休闲消遣,只坐15分钟。再往前,空旷砂土地,有好几门老的大炮,朝向城墙外。俯瞰底下,老城区民居密密麻麻,可见得多多的淡蓝色。大炮有几种,有的就一管炮筒,有的下面有铁架炮座。炮座也各不同,有四轮的,还有三轮的,轮子更大,炮座铁架更长。有的已显锈色,有的还铮亮。其中一管炮筒上雕刻了花纹和两小兽(像狗),其四目看向前方,和炮口共威武。这样的炮筒,简直就是工艺品了,古代艺术品。
        往回,走进城堡内部,算是博物馆吧。红砂岩的建筑,印式风格,和此前看过的几座城堡大同小异。墙很美,全是精雕细刻的花纹,窗格花式更是细细密密,很了不起的手工艺。城堡就是一个小王国的都城,展示有好些王公们的生活用品。有几个殿很漂亮,很有特色。一个殿的柱子及殿顶装饰为金色,殿顶和柱头镶嵌珠宝似的,缤纷美色,小窗是彩色玻璃,空空殿内仅三个席地卧榻,上有王者用的红色伞罩。另一个是瓷器装潢,青蓝为基本色,又有很多花色装饰,美呵。还有一个,像是接见厅,主座后插了几面旗帜,中间一块方毯,两边各有几个席地沙发座。窗玻璃全彩色,五颜六色。
        看完了,出来,看到那边还有块地方,过去,有些小建筑,还有条路通出去,不知去向哪里,有一两人正犹疑着往那去。我不想去。回头,发觉从此地看山岩和城堡角度更佳,高墙更雄伟,宏大气概,巍巍壮美。伟哉!再次想,我国怎么没这样的石头城堡建筑?哦,也有过,只是小规模小型的。民族性格、气质不同吧。在梅黑兰格尔堡总共呆了两个半小时,反正焦特布尔只看它。
        下山,从台阶一路下到小巷。已快四点半,还有人往上走。回到宾馆,没事,把这小宾馆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楼呈凹字型,共三层,十几间房。中间如天井,种有芭蕉树等,绿意浓郁,阳光也难照到。房间窗户都是很漂亮的伊斯兰式,白墙上画着伊斯兰式花,暗蓝色和暗红色。三楼有个阳台,地面以蓝白色碎小瓷砖铺成洁净的花型图案,放几张靠背藤椅,是个看书好地方。
        弄照片,发微信。六点半上楼顶露台,吃晚饭。点好菜,坐等。发觉那个矮个子厨师脑子有点问题,迟迟不烧,一个小时过去还不见动作。忍不住了,催他。端上一盘白米饭,又端上一盘蛋炒饭。我莫名其妙。我没要蛋炒饭,点的是鸡蛋和番茄。厨师不服,叫来年轻店主,我刚才就是向他点菜的。他是明白的,即说厨师,数落他的不是。邻桌有对男女,也已坐等好久,此刻见状,说把蛋炒饭给他们吧。我的番茄总算端来了,可鸡蛋又迟迟不烧,连我要的牛奶也弄不出来。已经八点多了,窝囊的一顿饭。邻桌男跟我眨眼做手势,表示厨师的脑子有问题。长胡子老人上来,说下面有了一间房,问我要换房否?我说算了。都这个时间,马上睡觉了,再收拾东西搬家,没必要。不愿折腾。本想早点睡,可这顿饭吃了两小时。
        下去结账,付饭钱。店主边收钱,又问我从哪里来,明天要去哪,从哪里进入印度的……真那么严?比我们还甚。他说,他们是有规定的,中国人、韩国人的手续最严格,最啰嗦。
        写日记,睡觉。今天热了,30度,白天在外走,一身汗。明天报12~29度,温差够大。印度玩扑克牌的似乎不多,来了20天,仅看到三次扑克牌,一次是整副牌放在那,一次是几人在打,一次是今天看到的,小街上洒了一地。也没见街头有下国际象棋的。无事闲晃荡者倒到处可见。刚才洗澡,把眉毛处的创可贴洗掉了,一摸,平平的,纱布凝结的痂已没。照镜子,无事了,已好,留下一条约四分之三公分的细细红印。12天了么。印药,印医,行。
2014印度独行记(三十六)梅黑兰格尔堡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2014印度独行记(三十六)梅黑兰格尔堡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2014印度独行记(三十六)梅黑兰格尔堡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2014印度独行记(三十六)梅黑兰格尔堡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2014印度独行记(三十六)梅黑兰格尔堡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2014印度独行记(三十六)梅黑兰格尔堡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3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