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旧事(20)娱乐  

2015-10-30 12:37:58|  分类: 岁月留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谁都喜欢玩,手不停脚不停,看到什么都想玩,且似乎什么都可拿来玩。玩,上海人说成“白相”,范围包括很广,既包括游戏类的“白相弹子”、“白相麻将牌”,也包括娱乐类的“白相大世界”、“去公园白相”,还包括休闲类的“荡马路”,运动类的“踢足球”等,都包含于“白相”一词内。更还有做定语的“白相人”,做动词的“白相女人”、“侬白相我啊?”等语句和说法,足可见“白相”一词用途之广,几近包罗万象了。不过,看电影看演出,好像不会用“白相”一词,而它们倒是包含在娱乐范畴内的。
       公园,小时候去得多的是蓬莱公园,因为近,也因为那就像是属于自家地域范围内似的。那时大姐在大同中学读书,后来哥哥也考进去了,它跟蓬莱公园就门对门么。去蓬莱公园,沿南车站路往南走,必要经过第一看守所,很大一块牌子,字也很大。那里每次都大门紧闭,只开边上小门,门口有电影上见过的那种下大上小木质岗哨小屋,上方头部位置有一小方窗,内有持枪军人站岗,一副神秘感,更有畏惧感。我们每每都是脚不停步朝前走,但头必然要转向那边,边走边多看几眼。
       西郊公园去过一次,那时还不叫动物园。因路远,早早出发,在静安寺换乘57路,乘车队伍排得老长。对于西郊公园,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大象和长颈鹿,还有猴山。午饭是在公园内吃的,记得是一个很大的没墙的棚,就那一个吃饭点,只供应统一的盖浇饭。那天正好有雨,是中午突来一阵暴雨,我们奔跑进大棚,吃饭等于躲雨了,棚顶豆大般雨点噼噼啪啪的响,雨水又从棚檐瀑布般哗哗流下,棚内是泥地,满地湿漉漉的。回来同样乘57路,又排了次很长的队。
       大世界也去过,记得门票是2角5分,在里面从早到晚玩了一整天。那次是家人一起去的。一进大门就是一排哈哈镜,把人照得或胖或瘦、或脖子长了或腿短了,人人都嘻嘻哈哈开心大笑。中央场地是杂技表演,要到下午晚些时候和晚上才有演出,我们没去坐场内抢位子,反正那半圆的大楼朝中央场地一面全是走廊,站走廊里大部分角度都能看到杂技表演。这半圆大楼的二楼到四楼有好多间小剧场,一个剧种占据一间,都是一个小舞台,底下放很多长条凳,门是敞开的,随便进。我家是浙江人,且是越剧诞生地区,所以母亲和两个姐姐都选择看越剧,而父亲则喜欢看京剧。我么,到处跑,每个剧场都进去看看,不坐前面座位,只在后面站了看。有的剧场人多,我人小看不见,就跟别人一样站在后面的凳子上看。反正记得还看到了沪剧、魔术、滑稽戏。记得那次有个房间里有猜谜语的,底下中央广场旁边还有一些小游戏项目。那时大世界里好像没餐厅,有卖面包之类干粮,我们是自己带面包去的。
       小时候去看过两次京剧,哪个剧场已记不清,好像是共舞台或中国大戏院吧,父亲带我们几个去看的,其中一次看的是《杨门女将》还是《穆桂英挂帅》,是楼上很后面的便宜座位。不过我那时不喜欢,坐不住,好在楼上空间挺大,没坐满,可随便走,我就在座位间、大人身后走来穿去,自寻乐趣。
       体育比赛能清楚记得的也就是去虹口体育场看过两次足球赛吧,是我二叔喜欢足球,带了我和哥哥去看的。至于比赛进展情况已没一点印象。
       童年娱乐活动中,参与最多的当是看电影。我小时候看电影较多的电影院有蓬莱、建国、长城、沪南,东湖也去过。《生死牌》是在长城看的,《宋景诗》是在蓬莱看的,那部立体电影《魔术师的奇遇》当然是在东湖看的,进去时每人给一副立体眼镜,出门时交还。我小时候看过的电影不少,现在记得起来的除了上面说的,还有《追鱼》、《摩雅傣》、《党的女儿》、《古刹钟声》、《画中人》、《回民支队》、《没头脑和不高兴》、《马兰花开》、《聂耳》、《乔老爷上轿》、《青春之歌》、《英雄虎胆》、《十五贯》、《战上海》、《东进序曲》、《农奴》、《南征北战》、《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大闹天宫》、《红色娘子军》、《海魂》、《小兵张嘎》、《洪湖赤卫队》、《英雄儿女》、《桃花扇》……因时隔久远,记忆或有偏差,基本没错吧。
       这些电影,《魔术师的奇遇》是父母带着去看的,《生死牌》、《追鱼》、《画中人》、《摩雅傣》这类电影是姐姐带去看的,而《宋景诗》、《回民支队》、《战上海》、《东进序曲》这些电影都是我和哥哥或邻居小孩结伴去看的,也有几部电影是小学里组织一起去看的,如《农奴》、《聂耳》。那时电影票价大多为1角、1角5分,学生场便宜,8分或1角2分,最便宜的还看过5分的。《魔术师的奇遇》自然贵些,像是2角5分吧。因为头轮电影院都稍远,我们从不去抢先,反正一周后两周后总会轮到我家附近电影院来放的,蓬莱和长城像是二轮电影院,建国和沪南差一些,属三轮吧。记得那时蓬莱电影院每到夏天,入场口会放两个大筐,里面是圆形纸扇,供观众取用,散场时人们都会自觉把扇子归还原处。那时的电影票,一张小小的彩色长纸条,跟电车票一般大,但纸张厚实多了。票的最中央印着大大的数字1、2、3、4等,这是场次。那时每天下午开始放映,一般四场,大致2点、4点、6点、8点,星期天场次多,有中午场、早场、早早场。票子上下方都印有座位号,保证进场撕掉一半后还能看到座位号。但票上没有电影名称。
       那个年代,每到过年过节工会和工厂都会租个地方搞游园活动,发些入场券。我就去文庙、南市区工人俱乐部、方斜路第三小学等处参加过这类活动。内容大多是猜谜语、套圈、打气枪、蒙眼贴鼻子、蒙眼打鼓、吹乒乓球、钓鱼、夹玻璃弹子等小游戏,大概有个十几项二十几项吧。我喜欢猜谜语,大部分时间消耗在了谜语房里。谜语房内是横的竖的斜的拉几根铁丝,上面挂着或条形或三角形的彩色纸,一张纸一条谜语,谜底多是打一字啦打一词啦打一地名啦等等,有的很难,有的很简单。当猜出答案了就把那张谜面纸条撕下来(也有的不让撕),待手中积累三四张后跑去兑奖处报答案,答对了有奖,也就是糖果、铅笔之类小物品吧。
       童年时候,除了电影,可以说娱乐性“白相”我参与得很少,这既是时代原因,也是家庭背景和经济原因,但我总还是各样都稍微地参与了见识了,总不至于是“白丁”,由此很感谢家里长辈们。或许也正因为有了这一丁点,如似种下了种子,有了基础,有了想象的本源和空间。我入门起步虽未能赶早,幸有天生基因,一遇外因诱发,两相一结合,迸发顿悟,终归还是让我开窍了,赶着了,走上了艺术之路。说不上专才,百事略知一二吧。
(2013.7.10.)
逍遥斋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