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网易考拉推荐

印度旅途中的人和事  

2015-01-13 10:41:55|  分类: 旅行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一个人独行,从国内到国外,早已明白必须自始至终保持高度警觉。但还是难免会有疏忽时。这回就有两次差点掉东西。
        第一次是到印度第四天,晚上在巴特那火车站买票。因想马上走,凭了外国人身份,好不容易在二楼让小窗内人帮我查到有清晨去瓦拉纳西的3A软卧票。拿到他开的批条后马上到一楼,挤进人群来到预售窗口前,顺当地付钱买了票。兴奋的我拿了票出来,到人丛外仔细核对了票,时间车次铺号都没错,放了心。又习惯性抬手摸所带物,上下口袋前后背包,陡地心一凉,最最重要的小包没在肩上。这一惊非同小可,我所有最重要的证件、一半的钱都在那包里,它掉了我的行程也就该终结了,至少没法再顺利行走了。赶忙再挤进人群,仅几步,一眼便看见我的小包静静地躺在窗台上。好开心呵!马上伸手拿来。旁边的印度人微笑地看着我。整个过程大概两分钟吧。我的小包在最混乱的地方无人看管地闲置了两分钟,没丢失。至少说明,这两分钟内这堆人中没小偷,也没顺手牵羊者。看着那些衣服乱糟糟只买最便宜车票却不贪财的印度男人们,忽有些感动,信任感自此而生。
        第二次是在孟买维多利亚火车站。早晨把背包寄存于此,晚上开车前来了。时间尚早,坐椅子上休息,并把存包单、车票拿出来一一看过,然后站起来去取包。等快走到那里,一摸口袋,单子不在。再几个口袋摸一遍,皮夹、小包也翻看一遍,均没有。马上回到刚才坐过的地方,看到椅子前地上有张显眼的纸,拾起,正是我的存包单。四分钟,没人捡它动它,尽管周围椅子上坐满人。虽然这存包单掉了并没那么可怕,因为他们寄存手续认真详细,凭了我的护照和车票是可取回背包的,但终究麻烦些,要费时间证明、解释。在印36天,我没看到一丁点偷抢迹象,安全系数很高。这两件事就是佐证。
        独自行走于印度,一路碰到好些个国人,说过话的就有十几个。在入境印度时,同机有个中国年轻人,后来在瓦拉纳西又碰上了,而且竟住同一宾馆。在泰姬陵售票处,一大早排在头里的几个都是国人,一个上海男人,比我大两岁,还有一男三女四个山西老人。我们说了多多的话,互相交流旅途情况。有对年轻人我在斋浦尔几个景点连续碰到,晚上在肯德基店又碰见,说了半小时话。后来在奥兰加巴德的清晨马路上又碰到他俩,只是他们当晚要赶去孟买,无法一起游两个石窟。在焦特布尔去乌代布尔汽车上,遇见两女一男三个年轻人,听我说此车会经过千柱之庙,即跟我下车看了千柱之庙。我先看完先走,就此分开。却不想在阿旃陀石窟里又碰上了其中一个北京女,她说那两人不喜欢看石窟在奥兰加巴德待着没来。不过说好第二天去埃洛拉石窟,她却没来。在最后一地金奈,教堂内正准备圣诞活动,看到个女孩,两人一照面,眼睛一对,即用中文打招呼,本国人么,一看一个准。她是重庆人,一个人来印,听我介绍了些,叫我一起玩。她是刚到第一天,可我第二天就要离印,只能匆匆拜拜了。
        此行还几次碰到日本人,语言没大问题,也交流了一阵。清晨在克久拉霍下火车,准备去景点,已坐在一辆小车里的两女一男三个日本青年叫了我,我们四人一车而去。不过后来还是按人计费而不是按车计。其中一个女的和我说得多,叫我和他们一起走,可我已买好晚上火车票,白天得把三个古庙群全看完,他们则要住一晚,且另两人想悠着点玩,只能分道扬镳了。在孟买到奥兰加巴德的2A软卧火车上,睡我下铺的是个日本女孩,聊得甚好。她很独特,大学竟选了老挝语专业,几年里独自一个跑东南亚,这次又一人来了印度。我说你一个人须小心点,她说她知道,可朋友中没有意趣想同的,只能独自来了。下车时天还没亮,我和她一起找宾馆。之后两天里又一起去阿旃陀石窟和埃洛拉石窟。在埃洛拉石窟我们看了近七个小时,她是真喜欢这些,否则同行就没趣了。晚上一起吃饭,可惜没酒。第三天一早,她北上,我南下,互道一声小心,保重,分头各走各的,继续各自旅程。
        在新德里去阿姆利则火车上,坐我旁边的是22岁的俄罗斯青年,瘦瘦高高的很帅气。他英语好,很想跟我说话,可我英语不行,实在难以多聊。下车后一起找宾馆,他要找便宜的,我说先去金庙,因听说金庙可免费住宿,想看看是否值得体验一下。他叫了突突车,杀价到40卢比,我们坐到金庙门口分手。我进去稍一看,没看到可宿处,感觉此事不便,即出来,找了个宾馆700卢比。出来逛街,背后被人一拍,原来又是他,他很得意地说他找的才400卢比。站着又说了会,他说他叫巴沙,离开阿姆利则后还要去另一地,有点工作事,好像是慈善类事。后来我们再没碰上。
        在加尔各答,因刚到印度,不敢吃看不懂的印度饭菜,而看得懂的又实在难寻。那天饿着肚子正寻找,忽见一小店门上写有汉字:中国菜。即推门。屋内挺暗,几人坐一角,无顾客。我要了菜单。那边一老人站起,用普通话问我是中国人?我答是。他马上过来坐我对面,和我聊了起来。我点了鸡丝炒饭和一壶茶。他七十多岁,兴致很高,从印度到中国,从历史到现在,什么都和我说,大概难得看见中国人吧。他生于印长于印,普通话和客家话倒都很好。他说他爷爷来印,到他已第三代,老家是广东梅县,近些年回去过三次。在印华人原有几万,加尔各答最多,现已渐少,都去了欧美,他儿子也去了加拿大,每年去看看。儿子叫他关店去加,他舍不得,这店是他开的,已四十来年了。他说印度政府也关心他们,什么都不缺,中国强大,他们感受最明显。聊了很多,我喝了两壶茶,嘴干呵。半小时过去,却仍不见饭上来,开始不好意思催,这会婉转问了,说假如食材没有,换一个其他的也行。他说你要这?那马上炒。我晕,原来老人没下指令啊,光顾聊天了。两个印人伙计即刻动手,很快端上来,满满一大盘。鸡丝不错,正宗味。吃完付钱,老人说茶免费。我坚持要付,但他还是给我找了钱,没收茶钱。他是聊了个开心,心情好呵。我和他道别,他使劲地握了我手。
        我一直说,在印度有事找警察(或军人),绝对正确。我有几次亲身经历体验。那天下午,和日本女孩看过埃洛拉石窟出来,等长途车回奥兰加巴德。几个出租车司机围上来,一个个报价揽生意,我们自不会去乘。十余分钟内来了四辆班车,前两辆尚不熟悉,没拦,没停。后两辆我们伸手拦了,可还是不停。奇怪,我们上午来时就是在这里下车的呀。我忙回到门口问警察,我们要回奥兰加巴德,在哪等车?年轻精干的警察带我回到路边。说也怪,警察这么一站,那几个出租车司机都消失了,他们知道没戏了吧。几分钟后来了辆班车,警察一伸手,车停下,不过女售票员伸头说车已满,并打开门,确实站满了人。警察看看我们,然后示意车走吧。再几分钟,又来一辆,这车空了,警察让我们上车。我连声道谢,真心感谢。这警察就这么站了十几分钟,帮我们拦车,其间也跟我们聊说几句。我曾在浦那看到路边一间警察岗屋墙上写着“May I help you”。这,即是实证。至于公车为何不停?也许司机不愿到人家地盘抢生意吧。
        印度中小学生,看到外国人多会热情打招呼,并且喜欢和外国人合影,尤以女性和西洋人为首选。和我一起的那个日本女孩,就被一拨又一拨的男女学生邀请合影,一天里被合影了至少二十次,俨然成明星了。
        在印度,除了新德里、孟买极少数几个地方外,大部分地方都看不到女性工作人员和服务人员。火车、公交车、餐厅、宾馆、大小商店等,工作着的全是男人,不见一个女人。旅游城市的商业街,一溜那么多商店,就是看不见女店主,连卖服装、毛毯、针线纽扣、缝纫用品的也都是男人。稀奇呵!唯有店铺外?,才偶见有老妇摆个地摊什么的。有时不禁想,印度女人都在干什么呢?都是家庭妇女?
(2015.1.13.)

那烂陀遗址

印度旅途中的人和事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印度旅途中的人和事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瓦拉纳西恒河
印度旅途中的人和事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欧恰堡
印度旅途中的人和事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新德里印度门
印度旅途中的人和事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阿姆利则金庙
印度旅途中的人和事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孟买阿拉伯海
印度旅途中的人和事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