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今日东京原宿  

2014-01-15 13:43:33|  分类: 东瀛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留学东京,初时一切陌生,心情不佳。三周后的周日,独自一个第一次去了原宿,看到了年轻人激情迸发的宣泄式表演,听到了震耳欲聋的歌声鼓乐声,大为震动,情绪陡然一震。对于一个对音乐极敏感的人来说,有了这,就是最强的吸引,就是最有效的苦闷之解药,任其他多大的困难都不再会惶惑无措、不会退缩了。
       自此后,三个月内又去了三次,以后的数年里,更是去了很多次。以至,至今还能清清楚楚记起那一幕幕场面。原宿本是个小站,每到周日下午,客流量猛增,成群的年轻人涌出车站,向着代代木公园方向走去。公园门前那条平日极其清静的街道,那一刻已封路,隆隆作响的鼓乐声正从那边隐隐传来。去得多了,很熟悉那里一切,拍了很多照,也录了些音。那里每次都有二、三十支乐队,小卡车拉来大音箱,各自圈围起一方方场地,依次排列于街两边。男女歌者一个个手拿话筒蹦着喊着,竭尽全力演唱,发出最强音量,尽情展示自我。因为互相靠得太近,只有站在圈子内才能听得这圈子的歌声。好一派竞争中的繁荣,繁荣中的独立。也有独自抱吉他的,他们离得远远,在稍安静处弄个小音箱自我弹唱。在外围,更还有溜滑轮的、跳霹雳舞的、演街头剧的、表演哑剧的、杂耍的、扮成木偶小丑在那摆造型的、独个儿跳舞的……有一次还看到几个中东人抱了大鼓小鼓敲着奇妙节奏嘴里唱着也来参与自娱自乐。他们是一派的自我表演、自我寻欢,你看也好,不看也罢,他(她)就在那儿活出了精彩。事实上他们都很有点功底水平,“秀”着自己的同时,也给他人带去了美感和欢乐。我就在那里获得了多多的生活激情和艺术灵感。我也常把这条音乐街和日本之所以成为亚洲流行音乐领先者相联系。有这般的扎实根基,有如此广泛的群众基础,有这样的艺术自由度,不出佳作不出大红歌手,那才是怪事呢。
       怀有着如此深刻美好的记忆,此次怀旧之旅当然不可能忽略原宿。只是回国后这么多年,竟然再没听得任何关于它的消息,问人也是一无所获,不免诧异。但不管怎样,总要亲眼去看一下的,不去心难安嘛。那天周六晚上我就从大阪乘夜行巴士赶回东京。周日午后早早来到了原宿。
       车站还是那幢小小的西洋风格建筑,站前还是人流汹涌,年轻人成群结队涌出车站,会合了等着的人一起朝一个方向走去。不过不是朝代代木公园方向,而是过马路朝反方向而去。我有点纳闷,也感觉了不妙。再抬眼望远,那条曾经的音乐街并没封路,仍通着车,耳边也很清静,没有传来低沉隆隆的鼓乐声。看来,一切都已改变。
       我走到代代木公园门口,看到天桥下有一个抱吉他绑口琴自弹自唱的,面前摆着些CD,写着500日元、内有12首歌曲。他唱得还行,可听。可也就他一个,再没看到第二个歌者,也没听到其他音乐声。没了,什么都没了,一切都消失了,无影无踪。好是失落,遗憾哪!偶一抬头,看到街边看板上贴有代代木警察署的公告:禁止在道路上演奏乐器、贩卖物品、摆小吃摊等等。哦,原来如此。果然如此。只是公告没日期,不知哪年的。
       这时来了三个瘦瘦的男子,穿皮夹克,油亮的飞机头,一看就是跳街舞的。他们体型虽佳,走近看脸,已是上了年纪,四、五十的中年人了。忽然一愣神,他们不就是当年我看到的并拍下了照片的在这里跳霹雳舞的那几个年轻人吗?没错,就是他们,全身感觉一点没变,就是这样的形貌,就是他们。我站定了看他们。他们摆了个小音箱,放了几把折叠椅,算是拉开了场子,不过他们没放音乐,也没跳,只是闲聊着。他们衣服背面统一印着XXXX原宿。哦,他们也怀念留恋着自己的曾经、原宿的曾经呵。是的,那时的他们年轻帅气,自由奔放,在来自世界各地的万千游客面前潇洒地表现了自己,自信而得意地释放着青春冲动,吸引了多少男男女女目光呵。至少,我就记住了他们。忽的,一下想到了《阿西们的街》里面的几个音乐场景。
       旁边有个二十来岁小年轻在玩滑板,我走过去,问他这里的街头音乐是什么时候消失的,他说他一点也不知道这里曾是音乐街。哦,是这样啊,那至少有十年以上了。他还说,警察管得很紧,那个正弹唱的歌者早被盯着了。
       在极其失望之下,我离开了,过马路到对面的代代木体育馆。那里正停了辆超长宣传车,车厢两侧刷了安室奈美惠照片和她的2013年巡演日程表,昨、今两天她就在这代代木体育馆演出。怪不得门前有好些工作人员,那边还排了好几十人队伍,是等着买纪念品还是等着早点进场看晚上演出?
       返回这边,走进代代木公园,欣赏了还美丽着的黄叶红叶。看到了两个敲鼓的,又看到了四个吹萨克斯的,三女一男,像是高中生,站在草地上,共摆了大小六支萨克斯。她们架好谱架,吹起来了,呵,真不错,四声部匀称平衡,和声效果极好,铮铮悦耳,挺动听。一曲吹完,看着她们互相交流的愉悦表情,我也为她们高兴,热情鼓了掌。又听她们演奏了两曲。那个个子最矮的女孩瘦瘦小小,比低音萨克斯没高出多少,很不容易呵。再走几步,还看到一个男青年摆了些道具,在作什么静默抽象表演。哦,这里,文艺气息依旧遗存着,艺术因子仍然在空气中漂游着,毕竟,这里曾有过一段音乐街历史,曾吸引了各地艺术青年在此欢愉竞争,交流切磋,从而强力推进了艺术的良性发展和创新。土壤终究还在呵。
       听到对面传来音乐声,循声再过马路。还在天桥上,即看到了对面数十、百多个地摊,还跟以前一样啊,周日有“巴扎”(集市)。走过去,地摊、车摊一大片,生活用品和小吃什么都有,还有五个区联合举办的生活创意比赛,一些小物件很有些意思呢。看到了两个露天音乐摊,一个是固定舞台,一男一女唱得不怎么样。另一个是临时搭起的帐篷式小舞台,两人吉他弹得好,唱得也还行,重要的是音乐有异域风格,含了中东味,新颖有意趣。
       都看过了,没什么遗漏了,慢慢往回走。那个跳舞场地上有人在跳了,是个四、五十岁的粗矮身材男人。他很会跳,什么音乐都能找到感觉,吻合得很。接着,那个我认定二十年前就见过的男人也出来跳了,感觉还在,依旧潇洒自如,男性刚柔相济的优美仍然丰足有余。只不过仅短短几分钟,没脱衣,没激情四溢,没使出十分力。唉,终究不能自由跳了,警察会找上来的。我朝四面看了最后一眼,再没多少可留恋了,离开了原宿,离开了曾几次流连忘返、直看到晚上六点警车开道恢复交通为止的这条街道。
       原宿,是我此次怀旧之旅中最大一个遗憾,无语的失落。看来以前我拍下的那些照片,成为珍贵之绝版了。
       曾经的我记忆中的那个原宿,别了!
(2014.1.15.)
今日东京原宿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逍遥斋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