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旧事(6)路口  

2013-10-31 16:41:20|  分类: 岁月留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弄堂内是小天地,就这么几家,相互熟悉可知,弄堂外是马路,虽不是有名大马路,却也算交通要道,天天人来人往,走着些不认识的人。对小孩子来说,那是个未知的陌生天地,几分畏惧,不敢随意出去,家里大人也常训诫自家孩子,不让我们轻易走出弄堂。
       虽然出去得少,但终归还是要出去的,有时是站弄堂口看看,有时是跟着大人出去,稍大几岁后也常帮家里上街买东西,上学后更是每天要自己去学校。就这么,弄堂外马路和周边的路啊店啊,一一看在眼里记在脑子里,印记深刻,至今还一如昨天般清清晰晰。
       弄堂右手隔壁是老虎灶,整日的开水热乎乎,冬天如此,夏天也如此,连弄堂墙壁靠近锅炉处摸上去都是温热的。老虎灶隔壁是一间门面的小烟纸店,仅一个柜台,东西也不多,就一些糖果什么的。
       出弄堂往左,不远就是十字路口,这是附近一大块地域内算得人流很集中的路口,尤其上下班时,人和自行车可谓川流不息,纷乱杂沓。这是通往市中心的必经之捷径。
       十字路口的东北转弯角是家布店,好象是协大祥吧,两三间门面。店堂内是几个玻璃长柜台,五颜六色五彩缤纷的布匹都缠裹在一块块窄长木板上,或放柜上或放柜内,靠墙的则都竖立着排列一排,让顾客一目了然。有来买布的,售货员就熟练地把布匹翻滚着抖开,拿着小尺一尺一尺地量长度,然后用剪刀剪个口,两手抓两边,嘶一下就撕扯成两半了。头顶上拉有好多根铁丝,成扇状由门口向底墙中央汇聚,汇聚点有一稍高的小台,台上坐一个结账收款人,各柜台售货员收了顾客钱后,把钱夹在铁丝上铁夹内,用力一推送,铁夹滑到中央收款人那儿,收款人取下钱,再将找头和发票用同样方式送回。不过有时用力不够或不当,铁夹滑不到位,就得再去人工补送一次,或者拿竿子勾拉。这家店后来没几年就关了。
       布店两边是餐饮店,一边是大饼铺,有烘烤大炉和油锅,只卖大饼和油条,大饼3分1两粮票,油条4分半两粮票,这店铺只做早晨生意。另一边隔着一户住家,是个两间门面的饮食店,一间内放了桌椅,供堂吃,另一间是工作间,当中摆一块揉面做面食的大桌板,临街是大灶台。此店不知算集体还是国营,服务员不少,经营品种也丰富,但就是不见店招店名。大灶台上安放两口大铁锅,一口锅里是几多大骨头熬煮着浓浓的汤,另一口锅里则是清水,用以下面条、大小馄饨、汤团之类。灶台旁还有一个单独大炉,上面搁平底大铁锅,是煎锅贴、生煎馒头的。除汤团外,面和馄饨的汤都是用骨头汤。常看到店内人下面,先把五六个碗一溜排于灶台边沿,各各放点葱盐,再舀一勺滚烫骨头汤注入碗内,将盐化开,然后左手用捞面网将面捞起,轻颠两下,右手拿长筷把面夹起放入碗内,顺势左右一缕一顺,一碗即好看又好吃的阳春面即成了。那时阳春面一碗8分,2两,汤味很鲜。这店的小馄饨更讨人喜欢,味儿极美,每天午休后下午开始营业时,总有几人排队等着了。我也去等着买过,拿个小锅或搪瓷杯,1角一碗,1两半,大概15个吧。汤团有甜有咸,豆沙馅黑洋酥馅的4分一碗,肉馅的5分一碗,都是4个。这家店夏天还卖冷面,只看见工作间里摆着几个大竹匾,匾内铺满了煮好的面,东一个西一个搁着吹凉。冷面是很受欢迎的,拌上花生酱,很香,它也是8分一碗,2两。锅贴是6个一客,1角,生煎是4个一客,8分,相对而言,这两样吃得少一些,我不喜欢油腻。连汤团我也常是吃甜不吃咸。这家饮食店还卖条头糕、赤豆糕、黄松糕、方糕、定胜糕、重阳糕、寿桃、双酿团、粢毛团、青团等,这些不是他们自己做的,是别处送来现成的,价格都是4分5分,1两粮票。还一阵一阵地卖过蟹壳黄、老虎脚爪、油墩子、油馓子、煎饺等,这些是他们店自己做的。反正,好象上海的典型点心小吃它都卖过,够全的。老虎脚爪是3分,蟹壳黄是3分两个,1两,也分甜的咸的,油墩子是4分半两,油馓子也是4分半两,煎饺里面包的是豆沙,量够多的,5分1两,这个是我喜欢的,好吃。那些糕团我大多也喜欢,糯糯软软甜甜,方糕里面包的也是豆沙,还含有薄荷味,更是一番好滋味。
       十字路口东南角是一家酒家,叫南城酒家,它是四个街角店家中最大一家,呈半圆弧形,占了三间门面。记得店堂内摆有三两方桌,一些长凳,顾客可以买酒堂吃,配套着,店里还卖下酒小菜,如花生、豆腐干、叉烧、猪头肉什么的,记得一小盘猪头肉才5分、1角的,从中可知这酒家面向哪一部分人。这类形式的酒家是那年代的特色,就像鲁迅笔下的咸亨酒家一样。不过没几年就变样了,堂吃消失了,改成只对外卖酒卖熟食,后来又卖香烟。此店的熟食品种很多,味道也不错,仗着酒家旧名声,在附近一带算有点小名。我家没有嗜酒者,只关心啤酒,后来它也卖生鲜啤酒,每到夏天下午,就有一辆洒水车形状的啤酒车开到它门前,接根粗管子,往店里大罐罐啤酒,弄内有人看见了,就会互相告知一声,有几家就会去买,有几次我也拿了大玻璃杯或暖瓶去排队,记得是1角或1角1分一大杯,回来可倒普通玻璃杯近三杯。那时普通瓶装啤酒是1角3分一瓶。买生啤不是贪便宜,是因为泡沫多,又是冰镇的,口感好。
       酒家隔壁是一家箍桶店,大小木桶、木盆都做。把许多削好的木片在一圆铁箍内排成下小上大的圆盆状,再把铁箍稍稍拉起收紧,然后将木盆翻过来,慢慢将铁箍轻轻往下敲,敲一下转一点,好让四面受力均匀,直到铁箍越来越紧,最后再在木片结合处抹上油灰,就算完工,只等刷桐油、油漆了。我站在旁看过,那是个技术活。
       十字路口西南角是一家车行,修车卖车,当然不是汽车,是自行车、黄鱼车、三轮车、人力拖车之类。与车行相邻是一家糟坊(酱油店),店堂高畅正气,卖油盐酱醋之类调味品,以及酱菜,后来也卖整瓶啤酒。因为就在我们弄堂斜对面,过马路就是,所以我们小孩常被大人使唤着去买这买那。像盐,我就记得一般的粗盐是1角4分1斤,颗粒更粗更大的,会便宜1分2分,而很白的细盐则要1角7分1斤。粗盐是装在纸袋里,都是用过的旧报纸,那时的包装都是这样的,包干货食品的纸袋多是旧纸废物利用。醋是零卖,1分2分都可买,我家那小瓶买2分就能装大半瓶。烧菜老酒贵些,5分1角的,店员拿个小竹筒从小口大甏内舀出来,可装一小瓶。酱油分红酱油和鲜酱油,红的咸些,鲜的贵些。酱菜种类很多,柜台上和店堂里摆了大大小小几十个缸甏瓶罐,我们买的较多的是酱瓜、螺丝酱瓜、小酱瓜、什锦菜、大头菜、糖醋大蒜、乳腐、花生酱等,都是2分3分的买,乳腐分红乳腐白乳腐小乳腐,1分2分一块,半块也能买。小酱瓜甜咪咪的,最好吃了。
       十字路口西北角是一家烟纸店,个人开的,店面就浅浅一个转角,拐着弯放了一排玻璃柜,后面贴着墙是一排货架。烟纸店么,总不会很大,其中空间宽度只够站一人。店铺后面和楼上是主人自己的家。因为弄堂右边有一家烟纸店了,所以我们称此店为大烟纸店。
(2012.9.20.)
逍遥斋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