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旧事(2)邻居  

2013-10-17 14:39:08|  分类: 岁月留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弄堂的中间转弯处和弄堂尽头各有一个小花坛,有约一米高的厚土层,用砖石垒起围住。假如算上大缸和一圈大小花盆,中间那个约有四、五平米,弄底那个约三平米。也不知它们是何时弄成的,反正我记事起它们就在了。花坛中有一棵夹竹桃,每年白花满枝,且年复一年越长越高,树梢都伸进隔壁老虎灶的二楼窗户里了。这花坛基本是我爷爷在打理,他虽不像是个爱花惜花之人,也没怎么刻意照管,但浇水事就是他在做,偶尔还上点肥,怕人说臭,是到晚上临睡前偷偷浇一点。其他的,以一年生的草本花为多,既有种的也有自己长出来的,见得较多的有鸡冠花、牵牛花、夜娇娇、月季花、菊花、太阳花、栀子花、一丈红等,还记得长出过向日葵、玉米,不知谁种的。那时的我也曾被引发出兴趣,种过南瓜、丝瓜、扁豆之类实用性的,最成功的是南瓜,藤儿爬上屋顶,在那儿自由自在蔓延生长,竟就开花结了果,长成几个大小不等的南瓜,我们就摘下吃了。不过这些花事谁也没上心,只是随缘似的由它自生自灭。后来弄堂需要加装一个水龙头,同时改造地面,两个花坛也就在我离开后被拆除了。
       小弄堂的隔壁是老虎灶,两层楼的高墙每到夏天下午就是最好的遮阳墙,地上先冲一遍井水,然后坐那儿下棋看书都惬意,有时还有人搬个竹塌躺那儿,更是悠然自得了。当然竹塌占地大,只能放两个,偶尔会发生提前抢位置情况。老虎灶在我小时候还是营业的,既供应开水也供应汏浴(洗澡),布帘一拉隔出个后半间,里面大木盆大木桶都有,常有人在里面洗的。后来汏浴没了,只供应开水。这开水起先是半分钱一暖瓶,铜壶一分钱一壶,后来改为一分钱一瓶两分钱一壶。我记得他们还出售自家的小竹筹,大小两种,小的灌一瓶,大的灌一壶,你拿一角钱去灌开水,他就找给你一把竹筹。水是始终保持开水状态,随到随灌,若有急需,那是很方便的,那时不是煤气,为一杯开水点火生炉子是很不合算的,还费时间。烧水的锅很大,下面是铁的上面是木桶,那时烧煤,每天都有煤渣铲出堆于我们弄堂口,红红的滚烫,就拿冷水浇。我还记得那老板娘个子偏瘦小,身着淡青色中式布罩衫,头发梳得水光整齐盘扎于后,嘴唇不常闭拢,露出一颗或两颗金牙。虽然按推算她年纪不很大,却像是老太太感觉了。
       弄堂内家家都曾自谋职业,那个年代么,来上海谋生当然得做学徒学生意,掌握点手艺好挣钱养家糊口。我父亲就经历了这么个阶段,当了几年学徒,学会了做皮鞋,以此谋生。其他几家有开煤炭店的,开铁铺的,摇弹簧的,摇羊毛衫的,一家一业,各自为阵,反正就是最普通的上海寻常人家。后来划分阶级成分,把那家开煤炭店的划入资本家(其实他家钱算不得很多,那个年代什么都说不清的),其他的,两家小业主,两家个体劳动者(我家被划入此档),还有一家和后来新搬来的两家则算工人。那个年代,政治身份给子女的压力极大,那家被定为资本家的,六个子女中先后有三个自杀(一个未遂),其中一个是直接影响,一个是间接影响,另一个是多年以后的事。论及原因,虽有家教因素和个人性格原因,但社会的偏激畸形、那种无形的压力肯定也是一大因素。
       弄堂里的女性成年人基本都不识字,后来有几个在五十年代经扫盲后识得了一点字,只有那个在母亲辈中最年轻的,她上过学,常看书,有时夏天晚上,她会给一帮孩子讲故事,什么西游记啦,佛教故事啦,红楼梦啦,她都会忽东忽西讲一则两则,女孩子都围在那听,我们男孩则远远听一点,毕竟那不是三国水浒,吸引力没那么大。
       弄堂里,我们差不多大小的男孩有五个,这足够我们好好玩自己的游戏了,有时还有马路对面的和隔壁弄堂的来临时加入。夏天暑假里玩的最多的自然是下军棋,四国大战最来劲,半天可下三四盘。那时年龄小,又是男孩,家务活做得少,玩,成了主要事。那时夏天,气温大多也就达到32度33度,早饭后,家长们上班去了,我们就搬个小桌到弄堂里,各做各暑假作业,虽不是一个学校也不同年级,可那本暑假作业差不多相同的,每天做一页,有语文有算术,有点趣味性,一会就做完了,最多半小时,然后就开始下军棋。反正弄堂两边的墙还算有点高度,弄堂门上也有遮阳棚,上午前半部分晒不到太阳。我们下得有味,笑笑哈哈,也感觉不到阳光正渐渐移动照向我们,直到大人们叫了“再勿回来,要晒出热疖头来了!”我们这才慢慢搬动小桌,一点点躲避阳光。到11点多,墙下荫处已小到罩不住小桌了,躲无可躲了,我们才罢休,收棋回家。
       早些年公心当道,邻里和睦,一切相安无事,其乐融融,后来斗争风气流行,在斗私批修中各家私心越斗越重,邻里间常为你晾的被子遮挡了我的啦、你家东西放过了线占了我家地方啦、你用自来水太浪费啦等等生活中琐碎小事而心生芥蒂,吵过一次,成见就生下了根。
(2012.8.8.)
逍遥斋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