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童年旧事(1)弄堂  

2013-10-15 11:37:38|  分类: 岁月留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住南市,环城路外。那地块是上世纪前期形成的,大量江浙来沪谋生家庭在此落脚定居,形成小范围地区风色。按地区分,浙江人中多是宁波绍兴的,江苏人中基本是苏州无锡常州的。我爷爷就是在那期间从浙江来到了上海。
       我家是在一条小小弄堂里,离喧闹的十字路口不远,弄口是扇大木门,门上有简单的遮风挡雨棚檐,平时大门不开,只开大木门中的小木门。弄内总共七户人家(后来一户搬走进来两户,成了八户),其中两户还是前门临街后门在弄内的。七户人家中,两家来自绍兴,三家来自宁波,两家来自无锡,后来搬进的两家也是浙江人。由于差不多时间住进来,又都是江南人,语言虽有小差异,但都能听懂,邻里关系甚好,谁家出门了,经常不锁门,只跟邻居打声招呼,请代为照看一下。弄堂小,来个生人谁都知道,互相都关心弄堂安全的。
       弄内房子都是江南常见的一层平房,有阁楼,也有老虎窗,屋顶是一排排整齐的普通半拱形黑色小瓦,有几次瓦片被乱跑的野猫踩踏,导致下雨漏水,父亲不等修房的来,自己就上屋顶把瓦片排齐了,我稍长大后也曾这么做过一两次。屋后灶间曾有个大灶,我小时候烧过,所以知道大灶烧出来的菜饭特别好吃,满屋喷香,那层锅巴尤其嚼着有滋味。后来大灶拆了,改烧煤球炉,再后来又改烧蜂窝煤饼。
       在那段地域,更多的是两层楼的近似石库门式样的房子,也有不少大户人家好房子,高高围墙,厚厚石砖,有小庭院,夏天走进去,猛一阵阴凉。
       我小学的前三年是在一所民办小学上学(那个年代人口膨胀,公立学校不够),我班单独在学校斜对面一条大弄堂里上课,就一个充当教室的客厅和一个充当活动场地的天井。这位将自家房子提供作教室的户主也兼作老师,她每次踩着风琴上音乐课时回回都给我打5分,对我的音乐感觉一直夸赞有加,后来我大姐在看到招生广告后就领了我去报考上音附属儿童音乐学校(即后来的上音附小)。两千多个报名者,经初试复试,再经半个月的综合考察,最终录取了28名,我有幸位列其中,说是百里挑一也差不多。隔壁弄堂一户人家,女儿也去考了,复试被淘汰了,在家哭了好一阵。我那时人小,那个年代的小孩都简单,没什么复杂想法,所以根本不知道考进了对我有什么好,意味着什么,一切均属于无意识中。后来一路走来,明白了很多,所以一直很感谢只不过比我大了几岁的大姐在那时为我做的这么件改变了我后来人生道路的事。还有,我也很感谢那位音乐课上一直夸赞我的老师,她的姓名我至今还记着,不过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她。那时少不更事,不懂情份,等长大了却也找不到因由去寻找,留下点小遗憾。
       弄堂小,人家少,那时就一个水龙头,很多年后才又装了一个,但水表一直只一个,到我18岁离家时依旧如此。水费我们是按户按人口均摊,轮流由每家负责一个月,算钱收钱,月月移交,那本子上留下了各家各户的认认真真笔迹。尽管后来邻里间生出些矛盾纠葛,但此事基本没受大影响,一直还算正常地进行了下来,也算很不容易了。
       弄堂虽小,却有口井,让附近几条大弄堂的人很是羡慕。至于此井的年代,根据旁边房子凹进去一角来看,此井当早于弄堂的形成。井水干净清澈,很具实用意义,它是免费的,因而一般拖地擦椅及冲洗什么的都用它,这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共识。这井水还冬暖夏凉,怕冻手的有时冬天洗大衣服也用它,夏天更不用说了,除了拖地冲地寻求凉爽外,还把西瓜啤酒放网袋里吊入井下,等于是简易冰冻,入嘴感觉极好,那个时候还没冰箱么。由于这口井在附近一小段街区中属稀有之物,每到夏天总有外人拿了桶来吊井水,若是近邻,是大人,有特殊之用,偶尔性的,也就随了他们,但小孩来大多不准许。因为这井中水明显地一年一年在下降,越来越深。最初仅一两米深,下大雨后有时手都能直接够到,到后来竟然就五米六米的,甚至七米八米深了,放水桶下去,拉起来费时费力,小孩子也难以做这件事了。它也算见证了那个时期上海地下水位逐年下降的进程。
       除了一位宁波阿婆,我爷爷那时是弄堂里年纪最大的。爷爷人正气,公道,五十年代初帮里弄做过些事,有些威望,故而大事小事似管非管地管着。水龙头坏了他修,天冷了他拿破布稻草将水管包裹起来防冰冻,而每天晚上大约九点左右(冬天早些夏天迟些),他就会去把弄堂门关上,这几乎成了他雷打不动的份内事。弄堂门关上后,有时上中班或外出者忘带钥匙,就会敲门,弄堂小,稍微敲响些里面人就能听到,不管是谁家都会去开门的。
(2012.8.6.)
逍遥斋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6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