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网易考拉推荐

把酒闲聊米亚罗  

2013-09-06 12:58:26|  分类: 旅行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米亚罗以拥有国内最大的红叶风景区而知名于世,若论面积,可说是北京香山的百多倍。只是由于路远地偏,真去观赏的人并不多。那次我从九寨沟出来沿岷江南归途中,在汶川折向西行,去了米亚罗。
       和去九寨沟的公路旁有岷江相伴一样,这条路也有一条清江相依作伴,只是名字有些陌生也很奇特,叫杂谷脑河,估计是从藏族或哪个少数民族那里音译过来的。
       车过理县,两边的山色开始斑斓起来,绿的红的黄的褐色的,煞是好看。只是没看到漫山红遍的那番景致。我是11月上旬去的,也许是晚了十几天吧。不过却看到了让我惊艳的黄叶之美。在那路旁河谷边,一棵棵斜着躯干的大树,一身的黄叶在艳艳阳光的透照下,仿佛披着层薄纱的婀娜少女,在轻风摇曳中,那份轻盈妩媚、楚楚柔腰似的婆娑舞姿,真叫人心荡神移。藏在深山野谷里的大自然之美呵。看到了这,不看红叶也已心满意足矣。当即得诗两首:
       沟深幽静处,
       心与自然融。
       佳景不亏我,
       却惊黄胜红。
 
       幽阳羞嫩色,
       风软抚娉婷。
       寂寂黄衫舞,
       无谁不动情。
       米亚罗是个很小的镇,除了旅游旺季,平时也就这么百来户人家,如果不是317国道穿镇而过,也就是个小村落吧。我是午后阳光最烈时到的,几家宾馆都空空的,大厅里连一名服务员都看不见。街两边有些小店,店主们坐在门口边晒太阳边忙着手上杂活。看来真是淡季了。我就往回走,去看刚才车子拐进米亚罗地域时看到的那幢很是华丽醒目的建筑——米亚罗山庄。
       米亚罗山庄背山建于国道的拐弯处,是仿照布达拉宫的外形而建,墙也是红白两色,四五层高,好是气派。我照了两张相,就在路旁等车想往回走了,可半个小时不见有班车。路边有一老一少两人在喝酒,招呼我过去,说今天没班车了,还是住下吧。我犹豫着,年轻人拍拍我肩,又拿出一个杯子倒上了酒,“这是蜂蜜酒,来尝尝,真有车来你就走嘛。”呵呵,此地人少,见到个远来的聊客自然就想拽住说说话摆摆龙门阵啦。我也就不推辞了,落座举杯。
       年轻人来自川南,是这山庄的主厨师,老者也是他乡远来的,是养蜂人,看中了这里的山明水净,就来了这里养蜂,屋棚就搭在百多米外。由于好饮酒,此地又山高天冷,就试着制成了这蜂蜜酒,摆放在山庄门口,卖给游人过客们。还拿去被鉴定过。我一抿嘴,甜津津的,很醇,倒是合我口味。
       因地处山谷中,四点多太阳已落到高山背后了。暗得快气温也降得快,我们老中青三人就着一盘花生几块牛肉,天南海北地闲聊一通,一会儿就半瓶酒下去了。真象是感觉着“把酒话桑麻”呵。
       他们俩是外乡人,在此也有相依赖感,互相吹捧着戏谑着,向我告知着一切。这山庄老板是藏族人,投资了两千万,因远离小镇,发电、水处理等配套工程也都是一起另建的。旺季时常有入住的旅游团队,一进入11月,游人就少了,所以工作人员也都被打发回家了,只留下他和两汉两藏四个女服务员。老板的亲戚们每天要到这儿来吃饭,他是必须留着的。“今天一个客人也没有,等会儿我让老板给你多打点折。”
       正说着,老板出来了,是个身子骨结实很有派头的中年藏族人。我看着宫殿般的对面的山庄,听说已上锁好几天没开过门了,我一个人住进去够森森然的,背后就是大山哪。我说就住这边餐厅楼上普通房吧,和你们住一个楼。老板收了我二十元就走了。
       这个年轻主厨自吹是厨房高手,藏菜川菜全会,他进去了半个小时就弄好了晚饭。老板的亲戚们来了,坐了两桌。旁边还有半桌,是他和四个女孩的菜。他招呼我坐过去一起吃,我也正想尝尝藏菜。菜也就是土豆、牛肉、蔬菜,也放辣椒,颜色都烧得红红的,近乎焦黑了一样。我怕辣,他们说不辣的,我依然受不了,就只挑两个不辣的吃。吃完后四个女孩又洗刷忙完,然后坐下来看电视。两个汉族女孩都是四川人,边打毛衣边和我说话,两个藏族女孩则不停嗑着瓜子。
       临睡前,我在外面站了好久,感受深山里寂静的夜。四野无声,除了这山庄的几盏灯,远近都黑黑的一片,星星因此倒显得很是明亮,山的暗影轮廓靠着星光隐约可见。丝丝凉气清爽着我的头脑,我沉吟,我神思,也遥想着此时上海的繁华霓虹夜景。人在两种时空转换中是能感悟到些什么的。那个时候,多希望手中有一管箫一把琴啊,我知道那个时候的箫声琴声会更多一些如歌似叹,不会是《春江花月夜》,而是“空谷秋夜人”或者“空山夜思”一类的了,定会有心与声、情与境两相融合的最佳默契感的呵。
       这一晚睡的并不安稳,太偏荒太安静了,神经也就绷紧了。
       早上五点多就起来,到外面洗漱时地上已有一层薄冰。我向还不肯起床的主厨道了别,坐上六点多的第一班班车,向成都而去。
逍遥斋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