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网易考拉推荐

蟋蟀声声又登场  

2013-08-17 15:13:11|  分类: 世象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下的蟋蟀声又开始热闹起来,此起彼伏,神气活现。
       东边的亮着清脆嗓音,毫不停歇一连声欢欢歌唱,只不过一介乳臭未干毛头小子,却已敢向所有同类宣告自己的成熟,如同一个伟大斗士的庄严登场亮相仪式。西边的遥相回应,嘶哑了嗓门吼叫,似乎在宣称自己是这里几世嫡传土生土长的主人。中间则有一个沉着冷静的声音,时而叫几声,沉默一会再短促叫上几声,像是对左右不屑一顾,独立于乱世纷纭中,稳重老道地目空一切。
       今年这蟋蟀,依然雄性味十足,天生一副勇武,一头头都像肩负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也”之气概,磊落坦荡大无畏,才出茅庐,即敢向未知世界发声呐喊,雄纠纠气昂昂,傲傲然不可一世。本性未改,基因未转,精神没妥协,斗志没打折,脾性没磨圆,勇敢没消退,时隔一年,又成了一条条铮铮好汉。真个好样的!
       前年写了篇《蟋蟀声声》,去年写了篇《最后一头蟋蟀》,今年,经不住窗下蟋蟀一声声的呼唤,又为这小虫再写一篇。
       一直很喜欢蟋蟀,欣赏蟋蟀的敢斗精神。小时候养过,还常捧了心爱的战将去和伙伴们的蟋蟀拼杀角斗。胜了,好不得意,满脸生光,逢人便吹嘘一番;败了,一言不发,但也决不会亏待它,依旧很爱惜地小心翼翼将它弄回自己的窝,轻轻盖上盖。我从不将它们向空中去扔三下,然后再斗。那是自己心爱之物,将军决战沙场,胜败乃兵家常事嘛。
       随年龄增长,早就不养蟋蟀了,但心里依然关心着惦记着蟋蟀,每年入夏,两耳即会去草丛间墙角里捕捉那一声声鸣叫,听到了,心内一阵舒坦,知道世界没变,这颇具大将风度的小虫还在,“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之霸王风尚依旧还存于世。
       精神虽长存,可这小虫的生命实在太短暂。在上海野外,七月上旬开始听到零星几声欢叫,到十月下旬就只剩了有气无力的最后几声哀鸣了。这还是现在气候变暖后的时间表,在我小时候,国庆节前就已听不到蟋蟀声了。都知道,一过九月上旬的白露,蟋蟀们就是在作最后之战了,一头头都将去忙于传种接代事,然后走向其短暂而辉煌一生的最后时刻。
       不过中国很大,生物的生息周期也略有不同。
       去年11月中旬在滁州琅琊山,走在山中就不时听到有蟋蟀叫声,且还一声声叫得挺有劲。今年4月中旬在东莞那边,夜间在朋友住处散步时也听到了蟋蟀声,看来那地方的蟋蟀可活得更长久些。还有,今年的5月下旬,夜里在恩施清河边散步,听到了几声似蟋蟀却又不能认定那就是蟋蟀的叫声,那叫声的节奏感觉和蟋蟀一个样,只是声音略显纤细些,柔和些,介于我们听熟了的蟋蟀和“油葫芦”之间,不知那到底算是何物。难道这蟋蟀也像桔一样,生于淮南为橘生于淮北为枳了?
       又听到了蟋蟀声声,虽不会再去看它们的搏斗厮杀,但脑海里一直留存着那一幅幅惊心动魄激烈战斗场面的图影,不用看也能在眼前一一想像出来。
       自现在起,又可听上好一阵的蟋蟀声了,直到那最后一头蟋蟀告别世间的哀鸣声。
(2009.8.6.)
逍遥斋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