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网易考拉推荐

心祭聂耳  

2013-11-18 15:27:22|  分类: 心得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生已记不清唱过多少遍《国歌》了,激昂简练的旋律,每次一上口热血就在胸腔里沸腾。虽没与聂耳生于同时代,却因了对音符的敏感和悟性,总觉很有些共鸣相通之感。在日本时,独自去藤泽市的鹄沼海滨寻访了聂耳纪念广场,身为中国人,牵记于他孤零零在异国的遇难地,定要去看一看心祭一下的。十许年过去,那高耸于海滨公路边的纪念碑,那淡淡青白色的胸像浮雕以及石碑上郭沫若题写的“聂耳终焉之地”几个大字,还有那用日文写的碑文: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作曲家聂耳的临终之地。他于1935年7月17日在这里避暑游泳,在波涛中身影突然消失,成了不归之客……至今仍清清晰晰印在脑海里。
       前年远游到昆明,登上滇池旁的西山来到聂耳墓园。在时停时下的细细雨丝中,天色本就不亮,浓密的树木更遮掩得光线有些暗。先看到聂耳的全身塑像,他身穿风衣,形态潇洒,正低头凝神构想着什么,右手弯曲两指前伸,像是打拍子又像要拿笔。我仰望着那朝气激扬的脸,有些动情,毕竟是国歌作者,毕竟24岁就永别了人世。走前几步,墓地中间是用白石浮雕成的花圈,花圈内刻写着1912-1935,后面的碑石呈晶莹青灰色,上面题刻的“人民音乐家聂耳之墓”几字也是郭沫若手书的。
       旁边有纪念馆和录像室,陈列了照片、手稿、音像等各类资料。仅我一人,静静地仔细全看过后又戴起耳机从其作品目录里选了几首,《卖报歌》、《码头工人歌》、《铁蹄下的歌女》、《金蛇狂舞》、《翠湖春晓》等歌曲乐曲一一重温一遍。这一次仿佛是最近距离最立体地感触到了那颗情感真挚才华横溢激情四射的年轻的心。聂耳是现代中国音乐的先驱,假若不是过早遇难,假若能去成苏联学习,真无法估量他可能创作出些什么、又能给中国音乐带来些什么。
       两天后,来到小巧整洁的玉溪,先去北门街3号,那是聂耳故居。聂耳是玉溪人,出生在昆明。
       小小的院落,庭院花树几许,淡雅洁净,绿叶掩映下是一尊聂耳年少时的石雕塑像,左手挽风衣,右手提小提琴,步履匆匆神态坚定。房屋外观完好,里面有些老旧了,书房、卧室、灶间都按当年的原样布置摆设。我踩着哼哼唧唧发着响的木楼梯和二楼地板,一间间顺序着认真看了,看管的老人在我身边轻轻缓缓地大略说介了些。不远处还有个聂耳公园,矗立着一座聂耳的铜像,身体前倾双臂高举,像似正指挥着一支合唱队。公园里也有个纪念馆,展物也不少,和昆明西山的侧重点略有不同。
       至此,聂耳短暂一生中四个阶段的主要生活地玉溪、昆明、上海、藤泽我都到过了,四地的纪念碑纪念馆纪念广场、故居墓地塑像也全看了,心祭了敬佩着的先辈,些许安慰。
       走在昆明的翠湖公园和大观公园里,耳边随时听得雄壮昂扬的歌声,许多支合唱队,各各放声高歌。走近伴奏者,谱架上就放有《毕业歌》歌谱。合唱,已成为昆明人自娱自乐文化活动中最流行的形式,因为这里是中国国歌曲作者的诞生地。
(2006.9.8.)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