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来到神往已久的龚滩  

2012-08-08 13:09:36|  分类: 旅行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知道龚滩,大约在七八年前,一张生活小报上的一篇旅行随笔,附有几张照片。看完短文,我一下记住了这地名,记住了这个乌江边的古镇,其江边吊脚楼,幽静小街,淳朴民风,优美风景,还有湍急的乌江,久远的历史,使我想定了这是个必去一看的地方,它最合我心意嘛。后来翻看地图,又陆续看过几篇驴友游记,去意更强,但也知道了,那里交通很不方便,是个孤零零独守江边、左右无近邻的古镇。这次,机会来了,自是不容错过,其实这次决定去渝东南一转,第一目的就是为了龚滩。
       龚滩,重庆市十大历史文化名镇之首,地处乌江急流东岸,阿蓬江汇流乌江口的北侧,属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国画大师吴冠中曾说它,“是唐街,是宋城,是爷爷奶奶的家。”
       龚滩古镇,源自蜀汉,置建于唐,冠名于北宋,明代走向兴旺,清末达到繁荣,在抗战时一度鼎盛,已历时1700余年。据史料记载,明万历年间曾有山洪暴发,垮塌的岩石填塞乌江而成滩,上下过往船只不能通行,古镇因而逐渐形成规模,成为黔蜀之要道,渝黔湘鄂交往之重镇。龚滩最大的特色,是在山险水恶的陡坎绝壁上悬空造起了鳞次栉比的土家族民居建筑,以叠层木质吊脚楼为主,长逾2公里,极具观赏价值,被专家誉为“建筑艺术上的奇葩”。相对应的,古镇内还有约2公里长的石板街,青幽如玉,蜿蜒崎岖,街两边就是吊脚楼群。
       虽然我事先已知交通很不便,就一条山道进出,但却没想到本来就不便之路还让我碰上了更不便的事。
       上午离边城,在洪安坐车到了秀山,一路多是山,且如其名,确实可算是秀色之山。在龙池一段看到了酉水,也是绿绿的几分秀色。
       车从秀山中心街道穿过,大概地一看,不想停下了,在车站即跳上去酉阳的车。说是坐满才开,幸好只等了15分钟,即发车了。
       酉阳的山明显比秀山的高了大了,依然很美,在龙潭(全国历史文化名镇,因事先不知没准备,故没停脚)路段更是十分的山秀水美。龙潭水库的水是供饮用的,绿水清滢煞是好看。还看见了瀑布水帘洞,那是在319国道的1900公里路牌处,从1895公里开始就一直是好看景致。
       车到酉阳,车站内站了不少人,感觉有点不对劲。我不想停留,寻问去龚滩的车,回答说不开,没车,又问另一人,说这里是南站,叫我去北站乘车。
       坐上出租车,赶往北站。司机一路开一路停,有人招呼即停,一个个上客,又一个个下客,跟跑长途的车一样。我无所谓,入乡随俗吧,只要能送我到目的地就行。
       酉阳县城就这么一条南北向大街,几乎所有出租车都在这条街上来回跑。
       在看够了车窗外大街两边时密时疏的楼房人流后,大约开了近3公里了吧,司机停下车告诉我到了,我问车费多少,回答说1元5角,哦,原来不管远近都是同一价啊。我不由一乐,这倒也省事方便。不过车只停在大街上,下车后我还得往里拐进去才是车站,幸好,没有多远。
       到了北站,售票处的人说今天没车去龚滩,可时刻表上明明写着还有班次的嘛。走到里面停车场,人不少,很杂,像是发生了什么事,一打听,就跟龚滩班车有关。原来县物价局刚公布车票价格大调整,龚滩线降幅最大,由原来的25元调整为15元,72公里路呵,该线司机不干了,今天全不出车,乘客都积压在车站了。想来南站那边该也是同样原因了。
       我是外来客,详情又不知,只得来回询问打听,又去把那价格调整公告看了一遍。正懊恼自己不走运,忽见一群人涌向售票处,有人在说“有车了!有车了!”我也忙随了人流站到窗前。就这么等了会,看里面两三人忙着在电脑上修改价格等数据,十分钟后,总算卖票了,真是15元,我们该是降价后的第一批受益者了。
       是辆大巴,抵得四辆中巴了,说是5点开,我不敢疏忽,买了票4点就上车了。看着车下人来来去去,警察也来了几个,真怕夜长梦多再生变数啊。还好,苦等一个半小时后,车子满载了乘客于5点半开出车站,直到这时才算放下心,总算可以赶去体验龚滩之夜色了呵。
       这一路景色很不错,山雄山秀,水清水美,那个绿啊,绿得人心痒痒,的的确确一个风景如画好地方。其中有两段路更是如驶入了世外桃源之感。其实,一些专家学者早已从地理、路线、景物、历史、距离、环境等六方面作考证后认为,距酉阳城北1里处,那里就该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
       大巴在山中疾跑,窄窄的两车道,速度很快。当看到正前方出现了乌江对岸的高高绝壁,忽有一种身在旷野天宇之感。对岸绝壁上呈现出一片片一块块的绿色和黄色无规则交杂点染,就像山水画一般,整整一幅长长画卷,猛然想起这大概就是地图上标示的“乌江画廊”吧?但后来知道,这其实还算不得是真正的“乌江画廊”。
       车从一座架在两边悬崖中的大桥上驶过,桥下就是从深山幽峡中奔流而来汇入乌江的阿蓬江,它流经的那个峡谷就是阿蓬江风景区。一过大桥,即进入隧道,隧道挺长,里面还滴水,在修,有一半路是单行道。我知道,这是在穿越乌江此岸的大山,当是最后一段路了。果然,一出隧道即看到了乌江,然后在悬崖上再开一段路,这路也在修,车是慢慢下着坡向前一点一点挪移过去的。
       终于,快7点半时,车停下了。这是在悬崖上好不容易开辟成的两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停车场,地面还都是泥土碎石,尚在修建中。
       车上人多是当地人,下车后各自熟门熟路走了,有两个外来者被当地人接着,也簇拥着一起走了,一下子,就仅剩了我和一个年轻人。天已接近全黑,凑着一点点微光看了下导游图板,反正也知道总体大方向,就顺了小道往回路方向走,那个小青年跟在我身后。
       在小道上走着,走进了小街,两边有房子,多是刚造好的,清新原木原色。大都关门无人,只有寥寥几家开着门,更多的房子则正处于建造中或装修中。这该当就是那条老街了吧,可怎么是这个样呢?和人家描写的、照片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呀。
       走过一段路,只看见两三家可住宿,心里正发毛,一个妇女问我们是不是住宿,说她家就在前面,我和那年轻人一起跟了她走。其实我们俩至此还没说过一句话呢。
       那妇女领我们上楼看过房间,还行,有阳台,正面即对着乌江和对岸。我们各取一间,我在二楼主人的隔壁,他在三楼,他是因公来这里出差的。
       房东帮我下了碗面,吃完,又递给我两个小粽子,说是送我的,我要给钱,她不肯收。呵呵,算是提前吃到粽子了。
       主人一家三口,开客栈,一楼还摆个橱柜卖杂货,男人是当地人,在外做事到晚上才回来,女儿上小学三年级,很是聪明乖巧,讨人喜欢,抱了只出生不满三个月的小狗说着亲切悄悄话。
       听主人说了才知道,这里进行了大改造,等于是彻底重建了一个龚滩,所有老房子都拆了,重新规划,筑路排管道,然后按个人意愿,各各协商重新选址造房,可得到部分补贴费。原来如此,怪不得一路走进来尽见了新房子不见老房子,唉,来晚了啊,这新房子还有什么味道呢?
       晚上停水,水要供应工地,主人已提前接好了一大缸水,简单洗洗不成问题。
       坐在阳台上,黑黑夜色里虽看不分明,隐约间还是感觉得到眼前的乌江,也隐约看得到对岸悬崖的轮廓线条。江不宽,对岸很近,那巨大的绝壁有点压迫感。有点奇怪的是,记得人家描写说这里的乌江水流湍急,很惊险,可我却一点水声都听不见,跟镇远的潕阳河、广元的嘉陵江、凤凰的沱河完全不可比。房东说原来乌江水流是很急的,现在下游筑了坝建了水电站,这里就成湖一样了。哦,又是水电站,全国新建水电站何其多呵,尤其西南地区,中小型水电站无处没有,仅乌江好象就已达两位数。
       男主人回来了,叫我过去看电视,电视没什么可看,只是聊了会。外面漆黑一片,一点没有古镇常有的人流喧声,感觉不爽,又是阴天,连星星也没有,也就没按惯例出去走走,早早睡下了。房子临街,阳台下就是主街,走夜路的山里人说话声好响,一夜间被过往行人惊醒了好几次。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3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