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网易考拉推荐

04西行记(二十七)在丽江听纳西古乐  

2012-04-01 13:27:03|  分类: 吾行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到城南,在小路上看到了消防队和救火车,这么座古城是需要的。再走到被誉为“古城大观园”、“丽江紫禁城”的木府,一看门口那座三层结构的石牌坊,即感知了名不虚传。当年徐霞客行游至此被拒之门外,他在《滇游日记》里叹道:“木氏居此二千载,宫室之丽,拟于王者。”云南是徐霞客游览时间最长记述最多的一个省,《滇游日记》洋洋几十万字是《徐霞客游记》中最瑰丽的篇章。
       丽江的木氏土司家族因袭相传22代,历经元明清三朝470年的历史,木府是宫殿式的建筑群,是明代时候模仿皇宫风格建造的,鼎盛时占地100多亩。中轴线上排列着几大建筑,议事厅是土司议政之殿,端庄宽敞气势恢宏,万卷楼集东巴经大藏经等文化遗产之精萃,护法殿是土司议家事之殿,也称后议事殿,光碧楼乃后花园门楼,玉音楼是接圣旨之所和歌舞宴乐之地,最后还有三清殿。游人一拨一拨的,导游个个讲解细致,我是东听一点西听一点,自顾自找寻自己的兴味所在。
       正登上坡往三清殿去时,看到下面花园里的木府古乐厅有几人在演奏,也就在旁边小亭内坐下听那古乐。既然纳西古乐已出名,自然就有沾光跟随仿效者。其实光靠一支乐队几十人是很难保留下什么的,只有普及了众人都会了成了民间口传心记之曲,那自然也就保存了能流传下去了。几位乐手年纪都不大,先是奏出一段“京昆腔”,又奏了洞经音乐,演奏得偏向了些欢欣活跃,少了慢条斯里的深沉蕴涵。
       上到三清殿里,里面有道士在算卦,我是从不抽签算卦的,因为早年曾有朋友多人在一佛寺抽签算命,几个人抽得的竟然多是上上签少量中上签,我就猜想那里可能一支下下签也没有,而且看那签上的诗句,也是模棱两可怎么解释都可以,即便真是下下签岂不也能说成是塞翁失马暗藏好运?我不信那些的。
       木府果然是精美建筑秀色花园,只是1996年丽江大地震时木府也被毁坏不少,1997年丽江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世界银行贷巨款相助重建了木府。
       在里面看得很知足,只是想留影时,相机又不能拍了,好象是又没电了。出来急急再去那照相店,一测确是没电了,这么短时间,看来是漏电了,只得买了台99元的柯达简易相机,总需要留些照片的啊。
       去黑龙潭,站到那清澈如玉的一潭泉水前,背景正好是玉龙雪山,照相自是绝好地点。五孔桥、得月楼、一文亭、戏台、龙神祠、五凤楼都一一看过,自然还是那一潭清水最是美妙最引人入胜。戏台边也写着纳西古乐演奏,但时间已过。去看了东巴文化研究所的展览,可内容不多,不尽详实,虽是正规团体,却也像许多野路子搞的那样,故弄玄虚哗众取宠蒙人一般。那些奇奇怪怪的在街上小店里已看多了的像形东巴文字,似画非画是字又不像字,看看好象有些明白了可再一想其实什么也没明白,东巴文字是与甲骨文很不同的像形抽象系列。真搞不懂,不依靠群体民众的日常应用,仅仅依赖少数几个“经师”书写经文,竟然也能让这文字传续存活了千年。
       又往前一直走到潭边山脚小道,几个架子一些石头,一副原始部落景状,旁边牌子上写着“东巴祭祀场”。场景很简单,气氛倒被渲染出了些阴森,又正好被西下的残阳斜照,静悄悄没一个人,搞不清什么缘由,略生出点惊竦,即退回。东巴文化是让人难解也费解的。
       如有时间是该去束河古镇的,那里有茶马驿栈可看,可来不及了。遥望着远处海拔5596米的玉龙雪山,知道那山前有海拔3000米的甘海子草甸、4000米的牦牛坪草甸,可以看到高山上的各类美景秀景壮丽之景,还知道在雪山腹地有一处云杉坪,传说那里是崇尚自然、生死都依托大自然的纳西人的理想殉情之地,浪漫凄丽而纯洁。这类凄美的爱情传说故事,好些民族都有,从古到今,人类不都是围绕个“情”字在生活在奋斗、在做着无穷尽的文章嘛。
       晚上8点纳西古乐会演出开始,我坐在二楼。听音乐会我是不喜欢坐前边的,又不是看人脸也不想只听几件乐器的声音,我是想听整体的效果,尤其大合奏。宣科上台了,穿着长衫,精神极好,还真看不出已是75岁人了。说着说着就停不下来了,无轨电车般开到哪算哪,总还是大名人大奇人,台下人也都耐心听着,不时也应合着发出些笑。得到了鼓舞,说者就越发自由发挥了,连吹带炫耀的大摆自己的功绩,和多少领导人合了影又见过了多少外国领导人,还提及李登辉的几句赞语像是又抬高了自己。口无遮拦太随意了有点过分了,真以为自己伟大得了不得了?可以目空一切了?唉,本来还正视他,一下就不欣赏了,果真如丽江人评说的那样集了灵气鬼气匪气于一身。
       开场白说了近二十分钟,其中关于纳西音乐的介绍和乐曲解说却只有很小一部分。后来每首乐曲前他都登台讲解,仍然是每次都说许多无关曲目的话,整场下来,他的说话耗去了三分之一时间还多,近乎一半了。台下坐着的都是一次性听众,没有回头客也就容忍了,但明显的再也没了笑声和呼应,我周边的几人都觉着不耐烦了。
       台上坐定着二十几位演奏员,老的有八九十岁了,白须长髯仙风道骨般,小的才十几岁,说是老少四代同台演出也差不多。更有几个白衣红裙年轻女子夹杂其中,一种古今相融、阴阳一共、刚柔同济、和谐安稳之美感。乐器是笛、胡琴、琵琶、三弦、阮、筝、扬琴、鼓、锣等,老人手中的乐器皆是暗黑无光古色古香,琵琶的型貌也和当今的不一样,这就是自诩的古老乐曲古老乐器高寿老人之“三老合一”吧。
       第一首是《八卦》,说是唐玄宗李隆基御制的。乐声起了,徐徐缓缓,一个长音,再一个长音,约略感觉到了古老年代的那番风貌习俗。从台上传来的声音多少有些奇妙,拉弦弹拨吹打,基本是大齐奏同一旋律,飘飘悠悠似断似续如梦如幻。老年人的迟暮沉缓、中年人的血气方刚、青年人的激情冲动;老乐器的绵绵涩滞、新乐器的铿铿清脆;拉弦的长音迤逦、弹拨的短促滴灵、吹气的声若游丝;所有的一切皆融合于同一时混杂成一个声音传入我耳朵。优美也罢深沉也罢粗糙也罢辉煌也罢,我接受了我感动了,终是亲耳听到了以前没听到过的音乐,那样的音响、那样的音色。心无旁骛、诵经般的安谧平和,漫漫无绪、诉说似的绵延不绝……我闭上眼睛去幻想那金碧皇宫朝廷宴舞,想象那吟诗诵词的古人们大概是怎样的精神状态,如何的文化气质。
       咚咚声响起,这大鼓大锣大钗大木鱼也该是大唐气象吧?接下来是《浪淘沙》,唐时的教坊曲牌,由宣科依据流传下来的词牌填配复原。听是听着了,不过按照该词牌五、四、七、七、四的各句字数,不知该如何唱。好在古曲是慢吞吞的,咿咿哑哑一个字可以哼唱长长四拍八拍的,就象拐来弯去的京剧唱腔那般。然后是《一江风》、《山坡羊》、《菩萨蛮》。这里的洞经音乐虽说是从中原汉族传入的,但沿革至今其实已含有当地风味了,音乐具有地域色彩性这是很自然也很必然的事。
       坐在我旁边的是个来自湖南的女孩,二十几岁小小个子,她看我不时记着什么,就问我跟我说话,我也就将自己知道的回答她,赢得她恭敬一番。演出结束她去买了本宣科的书让他签名,并叫我给她俩照了相。然后又叫我一起去吃夜宵。
       十点多的丽江清风拂面夜色幽迷,依然是游人多多和白天没什么差别,餐店也是吃客多多。随便找了家就吃云南米线吧,她要辣我不吃辣,各吃各的。她跟团来,听音乐却是独自来的,明早就回去了,要上班的嘛。随便的聊聊,吃完又在街上走了走,留了QQ就分手了。
       一早7点10分离丽江去大理,沿途本想先到喜州看看白族民居的,那“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的格局总要亲见了才有直感的,还有花团锦簇的小庭院也很想看看,但一路疾驶车没停,等我问时已经开过了,无奈作罢。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