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04西行记(二十二)滇藏路上的美梦  

2012-03-14 13:37:53|  分类: 吾行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点左右,借着晨曦微光,渐渐能看到窗外景物了,已是大变样,是山谷和激流了。两岸高壁陡峭,相距只二十余米,中间的激流汹涌冲撞,激起一片白花花的浪涛,天虽然还很暗,却看得很清楚,真像是卷起千堆雪那般,整条河都成了雪白色。声音也因为离得近,浪拍岸石,在山谷间轰轰震响。这里的原始自然景色果然是稀有之景,谷深景幽,奇丽之美,这般景致一生也就看得此一回了。又一次的有了些后悔,那个福建女孩说过,林芝到波密景色很美的,黑夜让我错过了滇藏路上最美的一段风景。
       小伙子依旧把车开得很快,几个转弯后,天又亮了些,看到了一片蓝滢滢平静如镜的湖泊,就像在新疆西藏看到过的很多高山湖泊一样,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是身处高原野岭没人赏识无需矫揉造作、而疏淡了梳妆收敛了春漪秋波?就这么静静地躺卧在大山岩臂的拥围中。山与湖无言的两相照看着,你拥有着我我也拥有着你,大自然的纯情无猜亲密无间令我们这些天天要费心应对各色人等脸色的高智商动物感到了羞耻和羡慕,好生嫉妒呵。这段路边已搭建了几座简易观景台,这里确是欣赏大自然风光的好地方。
       不一会就到了然乌,前面是两条岔路了。司机劝我索性跟他的车去察隅,说那里的景色也是绝美的。我当然知道那里的原始密林有多么的迷人,也知道那是除了墨脱之外西藏另一个能种水稻的县,察隅的藏语意思就是“人居住地”嘛。但想想第一次来西藏,还不知道前面的行程会是怎样,还是先走通滇藏公路再说吧,就和同车一路而来的一浙江人一起下了车。
       然乌在地图上看是重要的一点,既是三岔路口也是318国道转向之拐点。可没想到却是这么小一个地方,街两边总共就二十来间房屋,大多是小旅馆和小饭店,再往路边深里去才又看到些藏民住屋。景色倒是别有天光之感,近处有那一片蓝滢滢的湖,湖边是一大片草甸,绿绿的直铺上了山坡,远处是连绵的雪山,像是一道屏障,稍偏左些,更看到一座高大的雪峰,晨雾正围绕着它飘来悠去,迷迷朦朦的。忽然,一道金光从东边射向那雪峰顶上,金灿灿的雄姿英发、傲然独立,其壮美之神气一下把周边的一切全震慑住了。其时我还看不到初升的红日,随着雪峰顶上的金红色一点点的下移慢慢扩大面积,我知道那太阳正在东山后慢慢升起。可惜一忽儿,雪峰又被浓雾笼罩起来,东山后的红光也渐渐消淡,该亮起来的天色反倒更灰暗了。那天是阴天。
       我和那位浙江人一起在小饭店里吃了早餐,一问才知道这里到八宿没有班车,只有不定期的过路长途班车。想想只能碰运气搭车了,可一个上午都没能走成,总共只看到几辆车,都不去那里。
       坐在屋里看电视上不停播放藏语歌曲,那首“香巴拉并不遥远”都听得快会唱了。香巴拉,传说中的世外仙境人间天堂,理想中的净土、信念中的乐园,多少人寻找着它向往着它呵。
       我又去街上荡来走去,看到有车停着就过去打听,都一直走到远远的山坡下了。小旅馆里住客不多不少,驴友们在那洗衣的看书的,也有懒洋洋的晒着太阳,两个老外骑着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借来的自行车,晃晃悠悠拐了弯和刚才去察隅的班车一个方向去了,听说然乌湖就在那个方向,不远。我盘算着,如果下午三点还搭不上车,就马上借辆自行车去然乌湖那边转转看看,反正天黑得晚,今晚就住这里了。
       然乌湖是因泥石流、山体滑坡等河道被堵塞而形成的堰塞湖,海拔3850米,面积22平方公里,它在驴友及摄影者中是颇知名的,地理位置好啊。深藏于大山之中,集碧色如茵的草甸、湛蓝的湖水、皑皑的雪峰于一景,秀色如诗如画,四季皆有美景,看这小镇上有这么些个游客就可知其魅力了。我刚才在来路上看到的那片湖是阿木错,比然乌湖小许多,但两湖间有水道相通。西藏有大小湖泊1500多个,数量居全国第一,面积约占全国湖泊总面积的30%,这一点是许多生活在苏浙水乡或者千湖之省湖北的人们都不知道也不太能相信的。
       真想好了,却又没让我成行。中午过后,一辆吉普车停在街对面,我们上去询问,那藏族司机开口说每人一百元,我们还到了一人五十,他一点头,我们立即拿包上车,干等了好几小时能走了总是开心的。这位驾驶员车技极差,方向盘掌控得左摇右晃,转弯也没个弧度,直楞楞地急转,我一直担心他会把车开到路外去,路又很不平整那么的险,只得两手紧紧把着前椅的靠背。这段路的山形有点怪,刚看见这里塌了一大片,又见了那里被削去一个角,还有两片土坡相接壤处生生硬硬的也没个过渡,好象把完全不相干的男女拉郎配般硬拽到了一起,怎么得也不和谐。
       走了一大半路到了一小镇,他把车直开进一学校里。原来他是这学校的校长,家就在这里。他让我们进他家里稍坐,他妻子端上藏族的清茶,和蒙古奶茶一样也放了盐,微咸。一会儿他打完一个电话后一脸喜色地告诉我们,说他被评上了全国优秀教师,全县唯一的一个。我俩和他只这么接触了两三小时,实在也不知道更多的事,只能笑笑报以祝贺。喜事提起了他的兴致,跟我们侃侃说起了该乡人均收入1600元、全乡五百多学生义务教育普及率达到95%以上,作为校长,显然有他的一份功劳的。我从包底翻出了巧克力,给了他五岁大小的儿子。他轻而易举就这么容易地收进了100元,自然是此地生财有道的高收入者了呵。
       从然乌到八宿90公里,多是大山岩和荒原,路上碰到了好几辆挂外国车牌的吉普,毕竟这里是全球海拔最高区域,有44座山峰对外开放了,西藏已是全球登山探险者或现代人寻求人间净土的大乐园。在从日咯则回拉萨的路上,就曾看见两个外国年轻人坐在路边草地上休息,边上放倒着两辆自行车,这几天沿途还几次看到骑摩托的骑自行车的,一个个弄面小红旗插在车把上,都是独游和群游的壮行者们。
       五点半到了八宿,八宿也是仅有一条街的小县城,倒是有一个刚建好还没正式开张的蛮像样的宾馆,标准房内物品一应俱全。我们俩要了一间房,这也是我行游在外仅有的几次和人合住中的一次。他是公司业务员,每年要来西藏两次,已走过了西藏很多地方,还到过了阿里,让我小有嫉妒。
       因一晚上没睡觉,我稍微转了转街,吃了晚饭就早早在席梦思床上睡了,既疲乏又安静舒适,让我一觉睡到早晨天亮。也就是这一夜竟然就做了个我一生都不会忘了的美梦:我曾经的偶像那位邻家女孩铃木保奈美来了上海,她和一翻译以及我和另一人一起游逛,我身为主人一直陪着全程交谈欢欢。坐了公交车出租车,衡山路、愚园路、老西门一路闲逛,她很开心,说喜欢上海,我则更开心。她用电视剧里听熟了的那般动听的声音嘻嘻乐乐地说了入影视以来的经历,30岁时拍了些什么……真是好梦,一生也做不成几回这样的好梦的,在这离天最近的高原,天地纯净,人心纯洁,终得好梦。当然终究只是梦。天亮梦醒时我还赖在床上回味苦思了很久,怎么也想不透怎么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就做了这么个梦?
       这么美美地睡了一觉后,躺在床上直到醒透了才起来,走到窗前,发现对面街上正停着一辆班车,已坐了不少人,车头牌子写着:八宿至昌都。积几天经验,我知道了西藏除拉萨外班车很少,许多地方的车还不定期不定时,所以看到了车就该立刻上,因为不知道后面什么时候才会有车,也许一天就这一班车。我匆匆忙忙洗漱整理,向同住者道了别,拿起东西直奔楼下。还好,车不会马上开,就在楼下店里吃了早餐,稀饭加包子。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