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04西行记(十八)西行翻山去日喀则  

2012-02-28 11:55:01|  分类: 吾行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到汽车站已5点半,到售票处一看,正好6点有一班车去日喀则,今天的最后一班。我一算,273公里,10点多可到了,天也就刚黑,那就走吧,新造的国道,又是去西藏第二大城市,想来路况不会怎么差的。马上买了票,85元,又赶紧去取来了东西,坐上那辆中巴等着。除了在半道上拦车,我一般都是到售票处买票,虽然它可能比在车上向售票员买要贵那么一丁点,但这让人放心些,这张车票是凭证,是我与客运公司的合约,在各行各业纷纷竞争着谁是信用度最低的冠军之当今,国营公司的可信度毕竟还是要比私人的高许多倍。
       到了6点,车没开,司机在车下闲晃悠,说是等人,时间就这么五分钟五分钟的过去。车上已有十余人,还空着三四个座位,我想说几句又忍住了。直等到6点45分,车子总算发动了,我一阵兴奋,又可看高原上的旷野雪峰了,因为过唐古拉山是深夜,高原雪峰之壮丽景色总觉还没看够。
       开了一会,看公路指示牌,我发觉不对,这是在往羊八井方向开,是北上而不是西行,问售票员,回答说那条公路在修,只能走羊八井绕远道,我忙打开地图。对我来说,其实走哪条路都无所谓,反正都是看从未看过的景貌,只是这样要多走好几十公里,会晚到很久。
       傍晚的天色总是迷人的,而在这洁净高原上,就更是变幻多端姿色缤纷了。头顶飘来一朵乌云,真个是孤独一朵,四边都还是湛蓝的天白白的几丝云,乌云在阳光下飘移,时时幻化出各色光泽各样图形,一会又转成了逆光,一抹亮色一圈光环,再一会,它已被风吹走,消逝得无影无踪。往后看,远处群山就一座山头有阳光,那阳光穿透云层洒下了光之芒,一丝丝的就仿佛是玻璃丝门帘,不,晶晶亮亮闪闪烁烁的比玻璃丝漂亮多了。一转眼,明亮阳光下竟飘来了几丝小雨,也不知是哪朵云彩洒下的露珠,就这么少得可怜的点点几滴。待得再转过一山弯,又看到了彩虹,在斜后方两座山头间,正好是半圆形,宽宽的艳丽鲜明,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清晰可辨,大自然正像孔雀开屏那样向人间展现它的美丽它的和善它的真诚,上天眷怀着离它最近的人们呵。可惜我在车上,只能看,只能让美景留存于脑海中,而不是胶卷里。
       到羊八井这段路就是青藏公路,36小时前来拉萨时刚走过,路面平整,一点感觉不到这是在三、四千米高原上。一个半小时后到了羊八井三岔路口,车离开青藏公路向左拐入土路,一长段高低不平的路,颠簸着速度起不来,还满是飞扬的尘土,很是难受。不过这里有闻名天下的方圆40平方公里的高原热气田,还有全国温度最高的水泉、全国最大的地热发电站,以及皑皑雪山脚下海拔4200米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温泉游泳池。西藏的地热蕴藏量居全国首位。
       我睁大眼睛四处张望,可只见着高低不平的荒原,没有树,草也是稀稀拉拉可以忽略不计。忽然在较远处看得一团一缕的雾气像是白烟般袅袅飘升,那定是温泉的热气了,一阵兴奋。接下来还看到了几回类似的,可都在远处,路边近处始终没见着有冒热气的,想想也对,造路么理应是挑地基结实处。也看到些工地和寥寥的工人,一些似房更似棚的居住屋。
       颠簸了一阵后,开上了稍好些的路,开始翻山。我打开地图,发现前面要经过海拔5454米的雪古拉山口,这可比唐古拉山还高啊,心里顿时有些紧张,不知身体到时会有怎样反应。车在山腰间盘旋,越盘越高,窄窄的路面,会车都很困难,每到拐弯处,一边是山壁,另一边是深谷,连那至少让人看着心里得些安慰的路沿石墩也没有一块,好生紧张。不看也就罢了,即看见了想闭上眼那只是自欺欺人,心里是发着慌的。有一处更是让人惊绝,车在这边山头甚高处,隔了看不见底的深谷,对面是绝壁陡峭的另一山头,看着对面就可想见自己身处的这边是怎样个惊险状,天又是欲黑但还没全黑,嶙峋山形幽幽魅影,谁都会心慌的。
       在精神高度集中里,不知不觉的车渐渐在下山了,雪古拉山口过了?没什么感觉嘛,只是稍微的有点头晕心慌,完全不必在意的微微一点感觉而已,全然不能和来西藏时翻越风火山唐古拉山那感觉相比,也许我已经适应了?仅两天就已把生理适应高度提升到了5000米?呵呵!又征服了一个新高度,5000米也在我脚下了。心一宽精神也松弛了,天也全黑了,就由着车子在黑夜里仅靠了车前灯的两道光寻觅着路径奔驰而去。
       一颗牙掉了,自己掉的,算是寿终正寝,我拿了小纸片把它包起来。多年前去看牙病,医生说牙周炎是没治的,只能任由它一颗颗掉,最多延缓点速度而已。自那起,短则半年,长则年半,牙就一颗一颗挨着掉,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没个规律,不痛也不难受,只是掉的当时,舌头一舔空空一缺口,感觉有点不自然,几天一过也就又习惯了。母亲晚年时跟我说了几次,说生我时缺奶,没让我吃好。不过好象原因更多的还是在后天吧,怪我自己,天生的好吃甜食。
       任何活物都是有始必有终的,每一个个体都因其与生而来的特定的内质,循着它自有的节奏规律走过生命全过程,谁也奈何不了它。所以两年前我就定下决心开始出行,去完成走遍全国亲眼看过全国风景的心愿,时不待我呵。
       等再驶上平整的好路,又零星的见到了灯光,估算着也快到了。1点10分,车停下,日喀则到了,多化了两个小时。下了车,有点不敢相信,这就是日喀则?西藏第二大城市?路很宽,两边基本都是矮房,几点灯光如寥落晨星。车上人都各各走了,一个和我说过话的走来和我商量一起去找住处。走到亮着灯的一家旅馆,推门进去,一老人从桌后小床上起来,说只有两张空床位了,一张在三人间,一张在五人间,本来我们都想要单间的,有点犹豫。出门张望,直望到老远处也看不出哪里还像有可宿处,只得再进门,他要了三人一间的那张空床,我只能要那五人间里的最后一张空床了,权且将就一夜吧。
       轻轻推开房门,没开灯,我是比较自觉的,总不愿去打搅别人,尽可能别给他人造下麻烦。借了走廊里灯光,看到了空床位,放下包拿了牙具毛巾,匆匆出去洗漱完,把外衣一脱就睡了。每天刷两次牙是我从十几岁开始一直坚持到现在的,如此照料,却还是阻拦不住它们一颗颗过早自绝于我的结局,而看到一些农村里老人从不刷牙却依然一口完整的牙,在拉萨也看到过藏族老人也有口好白的牙的,真是羡慕不已。
       第二天醒来时,天刚蒙蒙亮,是被同房间人的起床声吵醒的,我看了下他们,发觉是三男一女的藏族人,像是一家子,不觉一愣。我自然没法再睡了,即起来,待一切弄完后,背上包出门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5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