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网易考拉推荐

03西北行(十五)初到西宁  

2011-09-17 13:56:15|  分类: 吾行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5点38分,我乘坐的奎屯至西安1044次火车缓缓驶离火车站,驶离乌鲁木齐。
       没想到人这么多,大都是来新疆帮着检棉花检西红柿打短工的陕甘农民,其行李都格外的大,每人都是棉被铺盖一大卷,弄个大蛇皮袋一装,一大拨人把个行李架塞得满满当当一长溜,连座位底下也塞着几个。
       开出去一会,查票的来了,好几个农民跑前车厢躲避去了。查到了几个没票的,又对几个过大的铺盖卷要罚款、叫买行李票,可嚷了多时,没人来认领。查票者无奈,就拖走了其中的两三个。邻座中有一个是陕西农民,也是去新疆检棉花的,他告诉我,签个合同,就去帮新疆建设兵团检棉花。机器收割难免遗漏很多,数量很可观,所以再安排人工检拾一遍。他们去干了近两个月,最后扣除食宿费,到手的钱刚够买来回火车票,所以许多人只能逃车票逃行李票。
       是的,任何事总是事出有因的,谁都知道逃票丢人现眼,真有钱谁还会这么前躲后藏嘛。
       除偶尔几处别样景致外,基本上是在荒凉戈壁上又重走了一遍。到达敦煌时五点不到,天还没亮,犹豫了一下没下,算了,到兰州再转车吧。补了张票。
       天渐渐亮起来后,我就格外的留了神,因为这当中有一小站是我一直牵记着的,那是我二叔早年来此工作上下火车的地方。过了疏勒河站,再往前就到了低窝铺站,站台小小,就是一长块水泥地,既没围墙栏杆也没顶棚,站台上停了辆吉普车。从车上下去个穿军大衣的,底下几人接着,总共才几个人上下车,只停车两分钟。没错,就是它了,这是专为他们设立的车站。
       我二叔喜欢足球,当年正是二十出头青春好年华时,曾带了还很小的我们兄弟俩去虹口体育场看过足球赛。那时他是铁路上高级技工,工资也高,在半是响应号召半是不得不去的情境下就这么来到了这里,一呆十余年,信址虽是兰州XX信箱,实际却离兰州老远,玉门还往西,都快到新疆了。他曾告诉我,他们初来时一跳下卡车,面对的就是一片荒野,满目所见尽是石子沙砾戈壁滩,全是靠了他们自己一双手,为自己先盖房再建厂。那时小小的我只知道他探亲时带回来像麦乳精似的咖啡色小颗粒,说是他们当饭的食物,硬硬的不好吃,还听他讲他们晚上走夜路随身都带小刀,人是不能从后面拍人肩膀的,弄不好就会被前面的人往后捅一刀,因为狼就是这么扑人的,等你一回头它就咬你脖颈。
       车开了,我默默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荒野地,正是清晨时分,没有太阳,阴冷清凉的大地,明显感觉着这里已进入冬季。什么也没看见,但我知道在那深远处有着一个为国家作出过很大贡献的基地。因有亲人在那里工作过,就多了份不想自来的淡淡感情。
       然后就是嘉峪关、酒泉、张掖、武威一程一程过去,逆着我来时的旅路一站一站反向东去。拿出那张大大的馕咬了几口,已不如刚买时热乎乎的松软好吃了。
       过了武威,看到了山头白茫茫一大片雪,黑黑白白的两色分明,天一直是阴沉沉的,一副下雪天模样,这里该是很冷了。像是在攀高,车子吃力地在群山间盘绕,速度很慢,有一段路好像在修。
       坐了三十小时多,晚上过十点又来到了兰州,这次不想停留,马上去售票处,买了早晨6点多去西宁的票。匆匆吃好饭已很晚,找个站旁旅馆,关照服务员早晨提前叫醒我,在一间三人房里衣服也没脱就睡下,这是此行第一次和人合住。
       心里有事,总是睡不深的,尽管坐了一天一夜火车,这一夜几个小时里还是醒了三次,早晨不等服务员叫,我自己就起来了。
       青海省在普通民众中知名度是不高的,同属西部,但远不如新疆、西藏闻名。即便说到高原,也常说西藏,却不知青藏高原的一半是在青海,且青海全省的海拔高度就很高。青海面积不小,但尽是成片的荒野,适宜种庄稼的只是东部很小一点地。
       兰州离西宁很近,一个在东一个在西,靠一条湟水牵联着。这条铁道线是第一次来,两边所见景物都是新鲜的。甘肃段稍短些,先是沿黄河走一程,随后即溯湟水之源流一路向西。进青海省后,没想到竟见到了许多的绿色,坡前屋后,尽是一小片一小块的绿油油的蔬菜,还有庄稼,对照前一天在河西走廊一路看过来的荒山枯原,让我一下对青海刮目相看了,有了另一些印象。也该是的,这一片土地就是人类文明早期的繁衍之处嘛,那柳湾发掘出的四千年前原始社会晚期的公共墓地,还有荧屏上看到的那几具在非正常情况下突然惊慌失措中死亡的曲身侧卧遗骸,印象极其深刻,总是地震、火山、洪水之类的自然灾害造成的结果吧,由此也使这里的人类史出现了一段时期的断层。
       水势不小的湟水忽左忽右在火车两边形影不离,隔了湟水,对面是新建好的高速公路,有辆汽车在与我们火车竞跑着。
       十点不到就到了西宁,出站,也是一个偌大的站前广场,找好住处放下包,即兴致高昂地上街观游这头脑里印象极少的省会。
       过湟水,沿建国路往南,街上不时看到藏族人,这里是除西藏外最大的藏区。汽车站旁边连着看到好几家藏传佛教小店,里面摆满了各种佛像、佛事器物及相关书籍,以及一些藏民的生活用具,五色缤纷金光耀眼,使我的视觉感受和思考角度都一下子从维吾尔族跳跃着切换到了藏族。
       走到八一路,向西拐,先去看东关清真大寺,东关清真大寺是西北地区四大清真寺之一,其他三个分别在西安、兰州、喀什。它也是西北地区伊斯兰教中心和最高学府,始建于明初洪武年间,据说是明太祖赐的款,至今已有六百多年历史,清同治年间曾毁于战事,1913年重建。大殿坐西朝东,殿脊上装饰有藏式镏金宝瓶,为国内清真寺独有,面积一千多平方米,可同时容纳三千人做礼拜。整个寺院建筑气势宏大,与在乌鲁木齐所见的几座清真寺大结构相似,制式差不多,只是风格不同。
       站在马路对面拍了张照,没进去细看,隔壁的小门正巧走出好些个头戴白帽的穆斯林,东关这一带是回族聚居区,清真店看到了好几家。
       走过东关大街,进入东大街,人多了起来,是繁华区域了。看着看着,忽然感觉就象是二十几年前的上海,不宽不窄的中型街、沿街的商店、商店里卖的货、以及行人的服饰顾客的样貌,嗯,那时上海有几条街就是这番感觉。再往前,就到了东南西北四条大街的大十字交叉路口,这是旧城区的中心点,有百货商店矗立在这全城最佳位置上。
       再往西,就到了旧时的西门,这里开阔了些,已建好和正在建几幢大楼,都是银行、电信什么的。向地图上一看,东门西门这么近,可见以前的旧城区够小的。
       在南川河旁绿地小转了下,决定去北禅寺。顺长江路往北走,这条路冷清得很,一直走到湟水,过了桥走入上山小街。
       北禅寺,也叫土楼观,早期曾是佛教寺庙,后因道教盛行成为了道教寺观,由于它的建筑风格极为精美别致,而被誉为丝绸南路上的一颗明珠。该寺位于湟水北面的北山山腰,故名,而北山是独特的赤壁丹霞地貌,山崖层叠,远观如土台楼阁,故又名土楼山。土楼观始建于北魏时期,郦道元的《水经注》里有文字记载,它依山势崖岩而建,殿内有洞、洞中藏佛,更有栈道回廊、楼阁悬空,因而还被赞说为国内第二悬空寺。
       门票才2元,我一下没想明白,这么好的风景秀丽之山,又有历史悠久的古寺,还可临河俯瞰西宁全市,怎么才2元?不过,即便仅是2元,游人也很少,才稀稀拉拉几数人。
       进大门上石阶,先看到青海大道院,雄浑厚韵的建筑,也同甘肃所见古建筑一样,全用木构件托起,五大开间的门上都绘有艳美图案,一、二楼檐下的廊楣上都雕刻了展翅欲飞的凤凰,二楼的檐下横匾写的是“道尊德贵”四字,另外,这里也说是西王母显灵圣地,两旁还有钟楼、鼓楼、城隍殿、财神殿。
       又来到土楼观,这建筑更是古韵深沉,背靠层层叠叠清晰分明的高高赭色岩壁,更显得隐密幽邃,门前的高高石墩座上蹲坐了龇牙咧嘴表情有点别样的石狮,檐下挂着竖写的“土楼观”三字匾,门楣上横匾写的是“福佑万民”四字,门前左右廊柱上的对联是:看九窟一十八洞霜露难摧宁寿塔,赞十朝千五百年风烟不老土楼山。
       再往上还有迎仙桥、三清殿、魁星阁、玉皇阁、西方三圣殿、关帝殿、引鹤桥等等,我是从东面被称作天梯的高高石阶一步步上去的,到了上面发觉山腰间的路一片泥泞,正在修路,也就没去看那边几个殿,连此山的特色、塑有玉皇、观世音等神、佛雕像的“九窟十八洞”也没能去看。但我还是在泥泞路上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继续往山上走了一程。走过玄女殿,到了山头上,光溜溜一片,往西边斜坡上看,顶峰上有一塔,那是建于清代的宁寿塔,是五层密檐砖塔。再往上走一程,到得一小阁,左右前后已无人,只在甚远处那塔下见得两人,遂作罢,不再往上了。
       回过头,往南看西宁市景,离市区稍远了些,且那天又是阴沉沉的透视度不佳,看不远,感觉也就不好,远不如站在白塔山上看兰州市景和站在红山上看乌鲁木齐市景那样的感觉良好。
       鞋上沾了厚厚重重的泥,下山来稍稍清理一下,这一下,才想到门票2元可能是考虑到了山上正在修路的因素吧。
       时间不早了,南边的南山公园南禅寺就不去了,那是次要的。一路下山出来,闲闲的左观右看,感觉是落伍了几年。
       别无可去处,拐进北大街,这里倒是清幽得很。走进一家暖意融融挺具韵味的咖啡馆,上二楼,喝了一杯算作小憩,也向人打听了去塔尔寺、去同仁的交通。出来又到对面吃了饭,一想,这西宁就算看完了?也是,对于喜欢看古迹探寻古意的我来说,西宁确实没什么可看,况且城市又不大,一走就已绕过半圈了。
       街上人不多,找了个网吧去上了两小时,接下来几天估计没机会上网了。
       沿七一路往回走,才九点就已经没人了,街上一片空空静静,弄的我都有了点紧张。城市夜晚的行人多少、热闹与否,是考量其经济的发达程度、人们的生活水平、社会的治安状况、气候环境的适宜度等等最简单最直观的民生指标。
       这一夜做了个梦,梦到看日本电影《望乡》,然后是几个老友新朋凑在一起争论开了,关于题材、关于主题、关于含意……一下又回到了那个正值我青春好时光的年代。人是很奇怪的,认定是艰苦、磨难、扭曲、蹉跎,若干年后再回想,却还是怀念、眷恋的乐事为多。人的记忆是会自动过滤的,一年年过去,痛苦事大多淡忘了,美好事则不时被暖风吹起、被思绪唤回,总在大脑里留存盘旋,所以人都说,过去的总是美好的,青春总是美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