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野尻湖夏令营记(二)  

2011-08-24 08:27:41|  分类: 东瀛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阴、雨。
       晚上不想睡,早晨自然就不想起。7点15了,两个小孩来叫醒了我们,7点半开始早餐,可到8点人还没到齐。看得出,组织者将饭食安排得很不错,才吃了三顿就已体验到了,既有味也有色,这是日本人的习惯嘛。
       饭后先是分组商量讨论节目,共分成八个组,每组十人,各国留学生都被打乱分散于各组。
       10点多,我们四十多人走了半小时路去自行车出租点租了自行车,每人一辆,然后骑行去绕湖一周。这活动还是挺有意思的,沿途即观览风景,又可说说笑笑自由结伴。那个姓渡边的日本高中女生,秀气又腼腆,昨天听我拉琴后说了会话,今天就跟我们几个走在了一起,我们人生地不熟,有她在也就放心了。我们一路骑得飞快,在国内骑了那么多年车,大街小巷的早已习惯了争分夺秒骑快车,这里是空无一人湖边林荫道,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如此,害得渡边摔了一跤,还好只是膝盖上蹭破了点皮,她一点也不在意。
       途中在一处湖滨景点休息,看到几十个男人杂围着在给一个穿三点式泳装的女子拍照。我们一开始没弄明白那是怎么回事,问渡边,她笑笑,说那是模特。我们在那儿边休息边拍照留念,也一边看着那边,慢慢算是看明白了,其实那就是现在我们国内也已有很多了的所谓的摄影俱乐部什么的,都是摄影爱好者,也包括些猎色猎艳者,定期举办专题摄影野外摄影之类的活动,每人交一份钱,去雇个模特供大家拍。国内虽然起步晚,照葫芦画瓢也没几年,可发展倒是够神速的,已经有半公开的裸体模特拍摄活动了。看来只要有人有钱,只要有人想赚钱,那么什么样的丑行丑事都很快会被照搬过来,并贴上我们的习俗标签我们的潜规则,谁叫我们这里的贫富差别那么大呢。中国人最不缺乏的或许就是模仿能力。
       休息后继续骑行,这时下起了雨,起先还不大,到达终点时已下得很大了。把自行车还了,大家冒雨小跑着回了营地,幸好是夏天,淋雨也痛快。
       下午原定是游泳大会,因为下雨就取消了,改为室内游戏,好在我们昨天已下湖玩过了,有过了和湖水亲密接触的体验也就没啥可遗憾了。
       先是做传话游戏,因为我们是来自那么多国家,一大半人的母语不是日语,所以用日语传话难免就会出纰漏,笑话也就不断产生,颇为有趣。接着是削苹果比赛,各国有各国的削法吃法,让观看者一次次发出“嗯?”“哎?”“噢!”之感叹声,算是各各长了见识。我也表演了削苹果,这是拿手活,一圈圈转着削下来,皮不断,一米来长一整条。而日本人是先把苹果切成一瓣一瓣放于盘内,如橘子状,然后再一瓣一瓣削皮,再拿牙签插着吃,算是比较讲清洁了。
       晚上是做游戏比赛,八个组各出一个节目,我在四组,我们组的节目是双簧化妆,这点子好像是台湾一女生想出来的。五个男的坐前面,五个女的蒙上眼躲后面为男的化妆,因为看不见,脂粉颜色也有搞错的,一个个都被弄成了大花脸。而在此过程中,坐在下面的人是看得一清二楚的,大家被逗得不时地抹眼泪捧了腹哄堂大笑。给我化妆的是一个清秀内向的马来西亚女孩,开始她有点不好意思,我说没关系,随你怎么弄啦。化妆时,我不时用中文悄悄给她以指引,我们这一对是最早化好的,不过等我拿来镜子一照,还是不忍看啊,我的脸还从没有过这样的不对称不匀称,花花红红的好一番滑稽呢。那女孩走到前面看了我,不禁笑得直不起身来,连声跟我说对不起。我忙说没事,游戏么就是图得开心啊。
       第八组的节目是跳印第安人舞蹈,他们脸上简单抹两下妆,身上也象征性换了草裙兽衣,再用几个空罐头充作打击乐,又唱又叫又跳,且一个个表演很认真,台下人受了感染,也呼应了叫着笑着,这节目表演得不错,反响也不错。其他几组的节目也各有千秋,各有趣味,我发觉这些年轻人思路很活跃,想出的点子即好玩也还有意思,不会让人觉得难堪,他们对男女性别差异的顾忌比较少,都很正常也很随意放得开,而那时的我们思路点子明显比不过他们。
       游戏完了是跳舞,一阵强烈的迪斯科音乐,让小年轻们欢蹦乱跳好一阵疯闹,我也跟了凑个趣,大家兴致那么高嘛。就这么热热烈烈闹腾到10点,音乐停了,大家静下来,只能进行聊天说话了。
       那个昨晚跟我一起商量节目的P君,为了想写首歌忙了一整天,环湖骑自行车也没去,她把歌拿给我看,我一看感觉不行,建议她改写成朗诵诗,因为时间很有限了嘛,她接受了。这时我才知道她竟然已经50岁了,这大概可算是留学生中年龄最大了吧?她说她就想出国来看看,所以很费了点劲总算来日读研了。我不免尊敬了她,中国人么,委实都不容易啊。
       过了会,又到时间了,全体人又移去那个六角形房间,年轻人么,没办法,难得有这么个机会,就是好玩就是不想睡。又各各凑成了五堆打牌,几下一打,我也学会了一种新打法,并且马上就掌握得得心应手了,成了好手。打牌或下棋,其实都可一通百通的,只要明白了规则掌握了要点,很快就可从生手变成熟手老手的。两个马来西亚小年轻,一边打牌一边还老问我三国事,从这个人物问到那个人物,还说他们那里华裔都知道三国,那些有名的中国古人也都知道的。听着他们流利的汉语,就可知道他们心里的中华情结有多深多厚。打了一阵我让位了,还是和人多聊聊吧,这比打牌更有收益。我用半生不熟的日语跟韩国人聊跟日本人聊,直到3点,都凌晨了呵。
       昨天还发生了一件事,有两个上海男的下午就不见了,到晚饭时还是不见人,组织者来问我认识他们否?知道他们去哪儿了?我是既不认识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压根就还没说过一句话,连面容都无多深印象,因为刚到营地才几小时嘛。组织者晚上又打电话问了好几公里外的电车车站,对方回答说好像看到过有这样的两个人乘上了车。到了今天中午,东京那边打来电话,说那两人已回到了东京。组织者问了我一句:他们怎么连你们都不告诉一声就自说自话离开了呢?我无语,为同胞的无礼无知无信而难堪,我代他们说了句对不起。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1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