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网易考拉推荐

03西北行(十)在库尔勒边走边思  

2011-08-13 13:57:04|  分类: 吾行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库尔勒市是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首府。巴音郭楞,蒙古语意为“美丽富饶的流域”,该州面积辽广,占了新疆的四分之一,东南与甘肃、青海、西藏相邻,是中国面积最大的地级自治州,但人口稀少,大部分面积都是沙漠和高原荒漠,看一看它的几项中国之最就可大概知晓其地貌。它境内有中国最大沙漠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最大盆地塔里木盆地,最长内陆河塔里木河,最大内陆淡水湖博斯腾湖,另外还有世界第一条沙漠公路塔里木沙漠公路。除了这些让人惊讶的地貌,州内还有中国唯一的沙漠胡杨森林公园,唯一的天鹅湖自然保护区,最大的高山草原,最大的高山野生动物保护区,更还有令人畏惧的罗布泊和充满神秘感的楼兰古城遗址。
       塔里木河和罗布泊是要提一下的。塔里木河在塔里木盆地北部横贯了整个新疆中部,从其主要支流、发源于新疆西南边境高山的叶尔羌河算起,全长共2179公里,流域面积19.8万平方公里,它是新疆的母亲河,也是我国最大的内陆河流,居世界内陆河第五位。塔里木河原有六大支流,现已有三条断绝了沟通,水势渐弱,原来塔里木河的终点是罗布泊,随着水量渐少,其下游的断流,流程日渐缩短,罗布泊终于于上世纪后半期彻底干涸,流域周边的胡杨林也大面积地遭遇了厄运。
       罗布泊,古时称盐泽或蒲昌海,蒙古语叫罗布淖尔,淖尔就是湖泊的意思。罗布泊是塔里木盆地所有水流的汇集之处,汉代时是西域最著名的大湖,也因了它四季丰足的水势,古时候就有人将其怀疑为是黄河的源头,曾有记载说其湖面面积达到过5350平方公里。有了这么一片大湖,自然会有鱼有虾、水鸟野鸭,也会有芦苇草丛、林木植物,想必那时的罗布泊定是充满生机的欣欣向荣之地,当年的楼兰、海头等古国在这里的繁盛一时就证明了这一点。可惜经了后来长时期的气候变化、河流改道等等,湖水渐少,到清代时罗布泊已变成了一小湖。上世纪二十年代,塔里木河改道东流,使得五十年代时湖面又回升到了两千多平方公里,但好景不长,到六十年代,塔里木河和孔雀河均断流,缺少了新水注入,罗布泊遂越缩越小,1972年,湖面完全干涸,只留下板结的白色盐碱地面、一片寸草不生的荒原,罗布泊,只留得带了“泊”字的一个地名,实际上是彻底消失了。
       这是件很令人心痛的事,因为它不是消亡在我们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的过往漫漫历史长河中,而是就消亡在我们的眼皮底下,那么多现代人眼睁睁看着它一天天消退直至死亡,有各年代的照片为证,国人是无法推卸些许责任的。
       位于罗布泊中心地带的古楼兰国也是一个迷,它建于公元前176年,那是西汉早期,消亡于630年,那是大唐初期,总共有长达800多年的历史,其疆域更是辽广无比,东起古阳关,西至尼雅古城,北及哈密,南到阿尔金山,约有现在新疆的一半面积,可这么一个控制着丝绸之路主要通道的西域大国,在历史舞台上活跃了数百年后却突然间消失了,只留下些城墙、佛塔、院落、民居等依稀可辨的残迹,令后人学者们至今难以解明其中的原由因果。
       早上在怡人清风中火车到了库尔勒,车站也偏离市区,还好仅是偏离,不像吐鲁番那样远到了完全不沾边。时间尚早,广场空落落的,看不到几个人,忽然想起今天是10月1日国庆节,黄金周的第一天,可这里车站竟空荡荡无人。由此明白了,长假对于著名景点来说是人满为患,所有消费物都涨价,而对于有些地方来说,非但没有外来游人,本地人还要流出去,人不但没增加反而减少了,来这样地方度黄金周那是最合时宜了。
       先去路边挺整洁的餐厅吃早餐,一边就看地图,计划当日行程。
       吃完出来,正踱着步看公交车站牌,打算先去市中心,这时一男子迎上来,说自己是出租车司机,已有两人要包车一日游,去博斯腾湖和铁门关,还缺一个人,问我去否,同时用手指了指稍远处的一辆红色夏利车。我跟他走到那车旁,车里后座上已坐了两个中年女性,我就和她们直接说话,包车来去200元,我们三人平分,说妥了,即上车,司机马上发动,车子一溜烟开出去老远。
       博斯腾湖湖面海拔1048米,水域辽阔、烟波浩淼,东西长55公里,南北宽25公里,面积约1000平方公里,水深平均为10米,是孔雀河的河源。它那一片被冠以“金沙滩”之名的湖岸更是闻名全国的游泳消暑胜地,我曾看过金沙滩照片:金黄色的沙滩,五颜六色的太阳伞,如织的泳客,一望无际的蓝蓝的水……如跟你说这是海滨,你也不会有任何怀疑。实在是想象不到,在西北荒漠中竟会有如大海般阔大浩淼的淡水湖,且水色也跟大海一样的湛蓝碧蓝,不可思议。
       坐在后座的两个话语不多,她们是教师,来这里出差,顺便就想去看博斯腾湖。车子开过了段糟糕路后,驶上快车道,半小时多些,左边就看到了湖,然后就一直沿着湖岸行驶,如入无人之境般一路孤车飞奔而去。
       车在一小小门亭前停下,前面是景区了,要买门票,12元。进去再往前开一阵,就看到了离湖岸百来米远有大片大片的芦苇,不时还有一两只白鹭扑腾起翅膀贴着水面悠悠飞过。再开一会,看到了沙滩,车子即停下,司机说到了。
       沙滩挺长挺宽,有几十把花色太阳伞插在那里,更多的白色蓝色塑料椅散乱地搁置在伞下,可没有游人,只有湖边站了十多人,像是经营者,水里还有几艘游船小艇,但都停靠在湖边。我感觉不对,这不像是金沙滩嘛。问司机,回答说这里叫白鹭洲,也是博斯腾湖的好景点,那金沙滩远着哪,现在又不能游泳去干嘛?真要去那还得加钱。她们俩看看我,我再细看地图,发觉这里是湖的南岸,而金沙滩在湖的北岸,绕过去够远的,我们也就都不想去了。再看票,上面确是写着白鹭洲,看来一片大湖被经营开发者分吃了,一个景点一张票。
       心平气静站定在那里,可以品赏眼前之景了,只见得湖水就是那样的一片蔚蓝,风平浪静,无边无际,与天相接处都没有明显的横线,水天浑然一体。如此辽阔水域,想必大风刮来时,也定会掀起大浪,一如大海中的波翻浪涌,黑天黑水,那样时候也定是可怕的。脚下的沙不那么金黄,是淡黄带了点浅灰,细细平整。景是好景,可氛围意境欠缺了些,不像坐在万籁俱寂的鸣沙山上那般心境,景随心生,情由境起,互相缺失了联动,少了感应,也就有些素然寡味。
       这里是游乐地,我们三个又不想游乐,就叫司机往回开到刚才看见有芦苇白鹭的地方。
       那一片芦苇是迷人的,灰灰黄黄,纤弱的身姿组合成若大的群体,在微风中像是跳着集体舞,齐齐地轻轻摆首摇弋。白鹭还不少,时不时出现在眼前,或在水面上飘浮,或展翅低低掠过水面,但都离得较远,只看得一个个优雅剪影。有人用“苇林摇摆、鸟惊禽飞、荷莲怒放、鱼跃蛙鸣”来描绘这里犹如一派江南水乡般的景致,看来我来的时间不对,若凑着了好时节,或许真能发见那番旖旎风光的,那且不就是沙漠里的世外桃源。
       此湖也是新疆最大的渔业基地,盛产鲫、鲤、大头鱼、武昌鱼,还是我国四大芦苇产地之一。不过,脚下的湖岸不是泥土,而是盐碱地似的灰白色荒滩,偶有东一蓬西一丛的红柳、沙棘类植物,使人记起这里终究不是东部中部农田拥围中的湖,而是西部大荒漠包围的湖。拍了好几张照,她们两人也很满意此地,都跑到远远的湖边去拍照了。
       接下来去铁门关。铁门关,位于库尔勒市东北八公里处两山夹峙的长长峡谷间,曾经是南北疆之间翻越天山的交通要冲,也是丝绸之路中线的咽喉要塞。晋代起在此设关,因其险固,故称铁门关,是我国古代著名的三十六关之一,岑参的《题铁门关楼》一诗中就有“桥跨千仞危,路盘两崖窄”之句。
       车到铁门关,已有好几辆旅游车停在那里,门票6元。
       沿崖壁进去,远远就看到了关楼,稳稳当当坐定在峭壁和孔雀河之间。铁门关楼下面是石砌楼基,中间有圆拱门洞,上有双檐高阁,是较常见的古城楼形状。关旁绝壁上有古人题刻的“襟山带河”四个大字,一边的长长岩壁上还有很多字小些的古今诗词题刻。从博斯腾湖发源的孔雀河奔流过长达14公里的陡峭山壁夹缝间,由此一冲而出,水量充沛、清清澈澈。自然了,人们也不会放过天赐的创利机会,旁边已建有了一座铁门关水电厂。
       在陡壁和清流间慢慢往回走,不由就想起了余纯顺,他出发去横穿罗布泊前曾先到铁门关拍摄了“金玉送别”的场面,当然这是电视制作人为了自己纪录片的好看而特意安排的情节和场面。对于余纯顺的遇难我心中是一直耿耿于怀的,如此的百年不遇的壮士,在距离完成他的大计划已不远了的时刻,就这么突然的有些不可理喻地倒下了。
       他是志向高远的男人,既然出将入相已无可能,就独辟一径,选择了孤身独行全中国。当天灾人祸、妻离子亡降临他身上时,也许就是天意,帮他消除了牵袢障碍,奇人终被炼狱似的锤成。“创旷世未竟之举”,“九死亦向前”,八年中,他走访了33个少数民族的主要聚居地,完成了59个探险项目,总行走里程达8万4千华里,接近了阿根廷人托马斯徒步行程9万余华里的世界纪录,沿途还写下了上百万字的日记、笔记。我看他的日记时,从他简短的流水帐般记录下的每天行走过程中,去探寻他的心情心态心境,不由得不对他的平静冷静淡定而钦佩之至,可最后他却……人的思想是最难探究的,谁也回答不出这么冷静的他为什么就去做了最后的这么个冒险大举动,那等于是赌博啊!也许他就是只看重过程?就象他自己所说的“天空未留痕迹,鸟儿已飞过”?
       他在出发走进罗布泊前的最后几天的日记里写道:五、六两月,南疆已是骄阳似火季节,严格地说,是不宜走路的,特别是走沙漠。但上海电视台只有此时有时间前来拍摄,并拟参加9至11月国际电视大奖赛,为配合摄制,且对我来说,也是一次机会,我只能迎苦而上……告诉我计划有所改变,主要是他们没有太多时间,且天气炎热。我决定先不按我的计划走,完全配合他们拍片子。以后我再重走……上海打来电话,言敦煌一带发生沙暴……
       事情像是被弄颠倒了。拍余纯顺行走的纪录片,是片子跟着他的脚印拍还是让他迎合拍片人的计划去行走?这是完全不同的制片态度,由此及彼又想到,我们的纪录片又有多少是经得起考问的真正纪实的纪录片?
       曾有幸在东京和上海都参加过电视节目的录制,在东京,一遍下来中间没打断过,完了后只补拍了一个全景和因为要插播广告需要主持人多说那几句话,就这两个镜头,仅几分钟。上海的拍摄中间却被叫停过几次,整个过程时断时续,完了后又重拍了好几段,直弄到很晚。从中可知哪个更真实些,有些装模作样的画面只有亲临者才知道其本来面目。直播媒体中给我留下好印象的是十来年前的东方电台主持人安琪,我曾作为嘉宾参加过她的直播节目,她的声音极富磁性,如诗的语言魅力多多,节目也是清新流畅、真实自然,可惜就在我参加的那次直播节目后不久,她死于家中煤气中毒,让我好一阵伤心。
       当然,这事最终也只能怪余纯顺自己了,已走了八年,走过了千山万水,历经艰难险阻几过鬼门关,却犯了一时的糊涂。也许是数度转危为安以至过于自信了,也许是八年艰辛总算快熬出头了求胜心切,也许是电视媒体的吸引力实在太强了急于功成名就……总之,他谨慎了八年却糊涂于一时,在功利的诱惑、舆论的压力下,平常心态被搅动了。当初红颜知己的真爱都没能留住他的脚步,那时还没出名,此刻却完全不同了,他企盼成功的欲念已今非昔比,终而忘了成大事者的忌讳,犯下了无可弥补的大错。媒体害人,人言害人也!有人在怀疑他,所以他要向他们证明自己,消息已登出,舆论已逼着他只能向前而不能退却,必须硬着头皮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最后的一幕是多么悲壮,要么是凯旋归来的英雄,要么就是悲剧!终于,他只能止步于“壮士”之称谓,而没能升华为“英雄”。当然他在我心目中早已是英雄,就凭了他八年孤身走过的路,凭了他的勇气他的真诚他的鸿鹄之志他的矢志不渝,足够了。可多少总还是有点可惜的,为他惋惜,也为中华民族惋惜,因为这样的奇人多少年也出不了一个,天时地利人和,个人志向家庭背景社会环境,一起促成了只有他胜任这项伟任,遗憾哪!他没能完成几项预定的任务,没有创造纪录,以后多少年也不会有人能接下他这一棒的。
       只是他在全国的崇山峻岭中行走时我正好在日本,一点不知有这么个奇人,加上上海的报道很少,因为这样的奇人于政绩无甚益处,而媒体都是官办的。与他在旅途中得到的各地政府、百姓的关注帮助相比,家乡给予他的帮助实在太少了,或许从某一角度说,也正因为此,才成就了他的默默八年、一鸣惊人,否则兴许早被冲昏头脑、半途夭折了也说不定。等我回国后,这时他已走了七年,央视都报道过了,我才知道了这个让人刮目相看、敬佩十分的当代奇男儿。后来媒体上传出他要走罗布泊,大千美食林的那位台湾人黄总资助了不少的器材,那时我就关心他了,期待他胜利而归,也很想从电视上看到吞噬了彭加木的罗布泊究竟是怎样的地貌景象,不料,几天后等来的却是坏消息,惊天噩耗。
       后来去看他的事迹和摄影展,进展厅读到那篇同为余姓的余秋雨写的前言,先就感动了。他是上海人的骄傲,但他绝对不是上海人的典型,他早已超越了上海人的一般优点美德,而升华为中国人的优点美德的共性典型。
       中国太大,人一生仅仅几十年岁月,很难再有谁会如此一步一个脚印用最原始的近乎殉道般的方式去丈量一遍我们的国家了。又有谁再会去做一回当代苦行僧?余纯顺的伟大就在于此。
       一想到余纯顺,就无以停下思绪,一下就神思游走出去那么多,毕竟这是个值得想值得思考的人物,他是旅行者的示范,是行者们无以企及的最高境界。
       回到库尔勒,人感觉很疲惫,有点要垮了的感觉,连日奔波,晚上又没睡好觉。本来是想由此再乘火车直去喀什的,那是新疆唯一的历史文化名城,维吾尔人占绝大多数,是最具维吾尔风俗韵味的城市。可一看车次,单程就是一天一夜,一来一回就是三天,而从乌鲁木齐朋友处来的消息,说北疆喀纳斯湖那里已冷下来了,要去的话必须赶快。原始生态保存完好的喀纳斯湖,湖光山色美丽如画,被誉为亚洲的阿尔卑斯,我看过照片,那是不能放弃的。权衡下,加上人又很累,决定马上去乌鲁木齐,再直接赶去喀纳斯。买了后半夜的票,还好有卧铺,那就可以在车上睡十个小时。
       在吃早餐处又吃了晚饭,然后去市中心,看看有没有热闹欢乐气氛,好让自己在异乡的国庆之夜不那么寂寞。
       街上还是有点人流的,市中心好象比哈密、吐鲁番感觉好些。走到广场,那里已搭好了大舞台,下面已放了很多凳子坐了不少人,想来国庆夜是会有群众联欢文艺晚会的。广场周围是临时搭起的书市,两大排书屋堆了很多书,正合我口味,就凑过去或扫视或浏览或翻阅,什么书都有,种类齐全,农业技术、瓜果畜牧的占了不少,有几家则全是少数民族语言的书。
       演出开始了,到底是擅长歌舞的民族地方,歌唱的好,舞也跳的好,各民族的彩服在舞台强灯光下缤纷旋飞,一派欢乐喜庆气氛。这里民间的文艺晚会看来很好组织,大家都会几手的。底下看的人不少,这里没焰火,节日晚上都集中到这里了。各民族各种脸型的都有,女孩子们真个是漂亮,脸上各部分凹凸明显,比例恰当,只能以漂亮一词来说她们了。青年男女一对对的不少,但都是同一民族的,一看就清晰明了。不过这里虽是蒙古自治州,蒙古族人好象并不多。
       我在广场外围转来转去,看着树影下、水池边的各样景致,反正能听到那歌声乐声就行。
       时间不早了,我怕没车,就在晚会还没完时回到火车站。在站外买了几个香梨,小小的,不是有首新疆顺口溜嘛:吐鲁番的葡萄哈密的瓜,库尔勒的香梨人人夸,叶城的石榴顶呱呱。总得尝尝啊,洗了洗即放嘴里吃,脆嫩爽口倒是真的,却不够甜,也许是我甜食吃多了,过于挑剔了吧。
       离开车还有几小时,只能在候车室里坐等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