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网易考拉推荐

潘石屹,你的心灵家园在哪?  

2011-04-14 14:36:17|  分类: 岁月留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潘石屹要在复兴路上建楼了,要在上海人的心灵家园里踩下他的大脚丫了,留下个本不属于此地气味的完全不合这里风情的嚣张的脚印。不知潘石屹自己有没有心灵家园?他怎么不在自己的心灵家园里去撒撒野去多留几个脚印?他就没想过把天水建设得好一点,来超越上海?
       当得知潘石屹要在复兴路上建楼时,心里格登一下。随即查了下,知道他的楼是建在合肥路淡水路,名称是“上海复兴天地中心”。虽不在复兴路上却硬要冠上复兴之名,可见他也知道复兴路在上海的名气和地位,厚着脸皮一把掠夺来为自己楼盘扬名壮色。即然如此了,那我是顺他的意思,并没冤枉他。
       复兴中路之于上海的意义,稍有点年纪的上海人都明白,而对于我,那更是一份抹不去的恒久记忆。
       我不住复兴中路,从没住过,但我上小学那几年每天一个来回途经复兴中路。那时十许岁,独自一人背着书包,多数是乘24路,也有时走路,所以那个时候的复兴中路沿街一切,如今闭着眼睛也能一一数说过来。
       从老西门向西,先穿过宽大的西藏路,再走过东台路、吉安路、济南路,就到了开17路的顺昌路,那是个人流密集路口,四个方向一年四季早早晚晚都是络绎不绝。然后是黄陂南路、马当路、淡水路,就到了开叮叮当当有轨电车的重庆南路。那时的24路也同样是叮叮当当的,驾驶员左脚下有一个大铁钉,踩一下就当一声。
       淡水路以东的复兴中路是笔直的,梧桐树密中有疏,整齐有序。两旁是密集民居,房屋差不多都一个样式,街沿上总能见到坐着老人们,头顶上时有晾着的衣服。路北边散落有几家旧书店,都是小面积,我曾走进几家翻看过好几回书,店主人从没白眼撵过还是孩子的我。那段路上还经常有人坐太阳底下下象棋,淡水路口就常有,观棋的围站了数人,我时常会站下,探头在大人空档处观看,有时一看就是半小时,我棋艺的长进或许就靠的是这么不知不觉中的得益吧。淡水路以西,面貌一变,路南是一排把阳光都挡住了的公寓楼(花园公寓),隔壁弄堂笃底处是第四聋哑学校,那块牌子字很大,路对面都能看见。路北是一栋栋紧挨相邻的大玻璃窗洋房,路口那栋洋楼临街还有漂亮的圆弧形石栏阶梯。淡水路到重庆南路这段短短的路就好像是两种风情的过渡,以一个反向S形连拐两个急弯,去连接西面那段也是笔直但极其雅致的复兴中路。
       穿过重庆南路,复兴中路即进入了最幽静我最喜欢的路段,高大的法国梧桐,密密的树叶将夏日阳光完全遮住,整条路都是一片清凉世界,到了秋天则是满地落叶,我就走一步踩一片枯叶,听那一声声清脆之音,那时的复兴公园是竹篱笆墙,手指一路掳过去,像是拨弹竖琴,却没音响,就自己嘴里一个音符一个音符哼哼。路南的房子极雅致,住户很少行人也很少,有时走完公园的篱笆墙也碰不上一两人。等过了也同样宁静幽雅的思南路,人稍稍多了些,因为这里有个卢湾区少年宫。再往前,是开41路的瑞金二路,然后走过一座小学就到了茂名南路,穿过马路是五四中学,后来改名为红星中学,现在叫清华中学。等看到陕南邨围墙,也就意味着我要离开复兴中路拐弯了,这里的对面是大名鼎鼎的文化广场,前些时路过那里,看到已存在了多少年的那个入口处依然原先样式,圆弧形门框架上那“文化广场”四个立体大字也还原封不动高坐在那儿,一番惊喜。也有时我会沿复兴中路继续向西走,那段路也同样很熟悉,上海电影院的对面是上海机械专科学校,再向前是襄阳南路,这条路在那个一片红时代曾改名为向阳南路,就像襄阳公园也曾改名为向阳公园一样。然后是汾阳路,跳水池,这就到了宝庆路,淮海西路了,复兴路进入到复兴西路,那就又是另一番气色了。
       那时的淡水路,复兴路以北那一段是马路菜场,路南这一段则很安静。东南拐角处就是基督教的诸圣堂,诸圣堂的大门是常开的,但从来没撞见有人进出,很是宁静神秘。那时的我只从大人那里听得教堂是收养孤儿的地方,而它隔壁恰好是幼儿园,有时撞见一队幼儿在老师牵领下一个个鱼贯而出,还以为那就是教堂里的孤儿,里面是相通的呢。
       现在潘石屹要建的高楼,就是在这诸圣堂的后面,也就是说,在红砖红瓦的罗马风格诸圣堂背后,将耸起一座或几座彰显一派耀武扬威气色的潘式新玻璃幕墙,恰如商人那一对一看到金钱就闪闪发亮的贪婪的眼睛,明晃晃,扎人眼。
       其实在潘石屹之前,那一段复兴中路早已改变了很多,附近有了个新天地,影响日渐扩大,开始逐步蚕食周边道路,横一条竖一条的全被纳入了它的势力范围,这里新建了个地铁站就叫新天地站。是呵,土地升值了,动迁拿到的钱也多了,住户满意,商人得意,政府开心,只是像我这类人却开心不起来。你看,在这里守护陪伴复兴中路已多少年了的梧桐树少了,没了,路北已全是新楼,放眼一望,原本充满人情味的温馨气色已消失一半,若再折腾一下,那剩下的一半也将全消去了,原形原貌再也找不见了。说到新天地,其实改造得并不算成功,弄得只剩了个空壳外貌,内里核心都没了,本质也就被篡改了,根本没还原出一个原汁原味原型原样的上海石库门。
       我不是喝咖啡长大的,是吃泡饭加大饼油条长大的。小时候住南市,学校在徐汇,每天沿复兴中路从东到西,在我来说,那就是从东方走进了西洋,从喧杂走进了优雅,从无知走向了有知,从精神的贫乏走向了思想的丰足,从生活的平凡走向了心灵的高贵,从志趣的庸常走向了艺术的高尚。复兴中路,就是我的成长之路,就是我童年的幸运和幸福,也是我心中最浓缩的上海象征,最留恋的上海记忆,多年前人在日本时是如此,如今一年年步向老去时仍是如此,它存在于我记忆的浅层、深层、各个角落。我对淮海路不留恋,对南京路不稀罕,我只赏识只怀念童年记忆里的复兴中路,它曾很多次出现在我梦里,包括那次远行滇藏公路宿于空荡荡的八宿,那夜就梦到我陪同曾经的偶像铃木保奈美畅游上海,从老西门出发经复兴中路到了文化广场、又到了衡山路。
       潘石屹有他的名言,“我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不赚钱的商人是不道德的”。他似乎想说明纯粹的商人就是道德的,而他自己就是这么个既纯粹又道德的商人。以前在“资本家”前面可以加上个“红色”给以改性质,现在潘石屹似乎也想在“商人”前面加上个“道德”给自己标榜定性,奸滑得可以,这不正应了“无商不奸”这民间俗语吗?他把对几个人的责任和社会道德混作一谈,转移概念,还真以为因钱得来了发言权,随便说几句就可糊弄天下人了?倘若他真讲道德也就不会如此不顾社会公平地攫取暴利了。当今的房地产商人都是暴发户,而中国的土地权掌握在各级地方官员手里,你怎么发的财除了你知他知,天也知地也知。人在做,天在看!难道真的既想做婊子还要立牌坊?
       至于潘石屹在复兴路建的大楼是否漂亮,那就先听听别人怎么说,网上不是早有人批评他北京的SOHO建得那么难看吗?商人么,只有商人的审美观,他眼里看到的只有钱,焉有真美?焉有艺术?况且大楼是建在诸圣堂背后,那更牵涉到相称相配的和谐与否问题,更还牵涉到复兴中路原有的风格气韵问题,那会合适吗?
       人,都有自己的心灵家园,隐秘在心灵最深处,虽然平时不显山露水,自己也不一定意识到,但那是千真万确存在的,那是任何人夺不去的,也是任何强权暴力摧毁不了的。就像“老莫”(莫斯科餐厅)之于北京那一代人,就像《山楂树》、《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之于五十年代那一整批知识人,就像百乐门、越剧之于我的上一辈上海人。而对于我,复兴中路就是我的心灵家园,我想或许也可能是一批上海人的心灵家园,那是容不得别人践踏的,容不得不属于这里的大脚丫来踩下个气味不相投的脚印的。我以为,不属于这块土地的人是不会理解这块土地上的人的心灵情感的,当他在尚不理解的情况下硬要把不受欢迎的大脚丫踏入我的精神领地,极端鄙夷之!
       或许在潘石屹眼里,这复兴中路只不过是残街陋弄,住着一批生活于水深火热中需要他来解救的芸芸蚁族百姓,他不可能明白,这里的一街一弄、一砖一墙,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意味着什么,那是上海几代人的城市记忆,几代人的精神遗传,那是上海之所以成为上海、上海人之所以成为上海人的记忆根基。有了这些根基,即便经过了十年经过了六十年,上海的一切依然脉络清晰,气色绵延,余韵犹存,香火不绝。
       真想问一下潘石屹,你难道没有自己的心灵家园?怎么就热衷于踩踏别人的精神领地?房地产商大佬们,一个个别家远走,走到人家家园里拆东造西藉以发财,他们不留恋自己家乡,一个个如游魂野鬼,到处去搅扰别人的心灵宁静,他们又有几个流着道德的血?
       卢湾有这么条复兴中路,静安长宁还有那么条愚园路,那也是很有上海气韵的路,我曾在那附近住过一段时间,可惜,现在的愚园路早已面目全非了。短短三十年里上海已消失了多少历史遗留呵,就没有个大笔一挥的人感到心痛?靠不停地拆旧不停地造新来创造GDP,有意义吗?我相信,100年后,外滩的大楼,复兴路的诸圣堂,还有散落于各处的那一栋栋洋风小楼肯定还会在,而现在造起来的这些水泥堆式、玻璃墙式楼房都会消失,都会被后人再拆掉。丑陋可以猖獗一时,它也仅仅只能猖獗一时。
       人大代表贺优琳说:发展建设宁可慢几年,也要使百姓活得更有尊严。我想,一栋优雅的建筑,一条历史的街道,一座伟大的城市,它们同样也有生命的尊严,手下留点情,不好吗?
       我写此文只是我对生活了这么多年的自己家乡的一份情感宣泄,我知道,潘石屹及潘石屹们都是如今的强势人物,都是当今社会的“先进生产力”代表,都是推动社会前进的有功分子,螳臂,挡不了车。
       潘石屹是商人,是个以赚钱为首要目的的纯粹的商人,他管什么城市文化、人文脉络、人性光芒、精神家园?罢,就此搁笔,不对牛弹琴了。(2011.3.22.)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