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逍遥斋的博客

记录,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启示。

 
 
 

日志

 
 
关于我

日日年年,频更世象,得闲惟好翻书。史中悲喜,嗟叹复长吁。小白匆匆过隙,回头望、心梦空余。人生短,苦思取舍,终去向山湖。 孤途,行万里,荒郊大漠,野鹤悠如。又高域临风,心旷神舒。拜了先贤故迹,沧桑事、恍若须臾。堪求得,世间一切,于我不生疏。

网易考拉推荐

04西行记(三)呼市召庙与美岱召  

2011-11-17 11:19:08|  分类: 吾行天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得大召前街,小心的挑了家餐厅吃午饭,看着别人大吃羊肉也只能自我克制些。大召前有一眼井,早前被称为“御泉”,解放后以谐音字“玉”替换“御”字,改称为“玉泉”。相传当年康熙帝率大军远征至此,人马饥渴,御骑突然一声嘶鸣,奋蹄刨地,遂得此泉。历来都赞说此井水清洌甘甜爽口,直到上世纪70年代前水量还尚可,后来因人口增多地下水位下降,进入90年代后彻底干涸,现在只看得一个空景。倒是在大召山门上还悬挂了块巨匾,题有“九边第一泉”五个大字。
       大召已有四百余年历史,是呼和浩特第一座喇嘛教寺庙,蒙古语称“伊克召”,意为大庙。走进门,看到高高竖立两杆,两边两块新立的石碑,分别用大红色刻写着大大的“寿”字和“佛”字。一转,有些空荡,可看处不多,也就出门。
       穿过大南街,一会即到了席力图召。席力图召略晚于大召,也有四百余年了,由于当年曾积极拥护清朝统治,荣耀了一时,一度成为呼和浩特召庙的中心。进门就看见左右两座碑亭,中间的大经堂明显是藏式建筑风格,殿脊上饰有鎏金铜宝刹、神兽,殿顶前部置有鎏金法轮、祥鹿、金龙、经幢等。东侧有汉白玉的覆钵式喇嘛塔,这是内蒙古现存最大保存最完美的喇嘛塔,整塔通高约15米,造型优美,栏杆、石柱上均是精致雕刻,白色塔身上还绘饰有红黄蓝各种彩色图案,在强烈光照下白亮晃眼。
       大召和席力图召这两个呼和浩特的知名召庙都是喇嘛庙。藏传佛教除了统占西藏全境外,在青海、甘肃、四川、云南都占了不小地域,内蒙古更是占了一大半。虽然藏传佛教地区人口在全国占比不算高,但从地图上看,已接近了全国一半地域。半年前曾在塔尔寺了解到,近来西方对藏传佛教兴趣大增,书籍、研究者都多了许多。总有原由的吧。
       出来往东顺条小巷去小召。巷子挺长,不是露脸的大道,也就不那么光鲜,生活陋习的遗留尽得观览。
       到了,只看到一座牌楼,宫殿式木构建筑,风格别致形态独有。小召因为康熙住过一夜,因此虽然造的晚规模小,其地位仍一度超过大召,只可惜毁于文革,只剩了孤单单一座牌楼。原地现已是一所学校。
       转去五塔寺,即金刚座舍利宝塔。此种五塔形式源于印度,称佛陀伽耶式,据说释迦牟尼涅槃后,其弟子为纪念他,建造了一座这种样式的塔。在中国,除此之外就北京昆明还有。不过这塔没有供奉舍利子的记载,可能只供奉经卷一类的“法身舍利”吧。塔为砖石结构,通高16.5米,造型挺拔秀美。我从门洞进入塔座,顺窄梯登上金刚座平台,不高,也没怎样感觉,又绕看那五个玲珑小塔,几下一看即完。旁边一男一女的争执声挺烦人,从上吵到下,为的钱财事,我紧忙离去。
       穿小道,再走上大路,这一带都是老城区,走走看看也甚是舒心,不过市面并不繁荣,稍有些落寞。
       沿大北街往北,一会就看到了清真寺,可惜一部分正在修饰,不开放。和管门的商量,我说只看外面只拍两张照,那回族大爷好爽快的同意了。我走进十几米,近距离的扫描打量了这群很精彩的建筑。该清真寺是清康熙年间大批回民从新疆迁来呼和浩特后集资修建的,其式样风格很是特别。初一看是中式的,屋顶样式以及主体大殿顶上那几座六角飞檐顶楼,明白无误,可再看墙、窗、石围栏,又完全不对了,顶楼那塔尖处和旁边高36米的望月楼的亭顶尖端都置有月牙灯,这是伊斯兰教标志。我虽只是小范围的来回走几步,仍被这群以墨绿深青为主基色的建筑透闪出的古典沉郁之美所吸引。凝视中,仿佛厚墙之内就是能听得淙淙古筝柔婉之音的秀雅闺阁,又像是回荡了叮咚钢琴轻盈之声的华丽客厅。待回转身走出门时,仍有些依依不舍。
       这里是回民区,呼和浩特市一共四个区,基本等分,可见回族人不少。
       在大街上闲走,没想到竟撞上了来时火车上坐我对面自称是草原农民的那位,他也看到了我,互相笑哈哈打招呼。他指着身后的服装店叫我进去坐坐,原来他在这里开了店,我说他不像是农民嘛。站着随便说了几句,我告别了他,继续自己的逛游。这里不是车厢,氛围和时间感都不对,没了和陌生人闲聊的兴致和需要。
       来到公主府公园,公主府没看成,倒看得“华北军第五十九军抗日阵亡将士公墓纪念碑”。碑呈平面三角形,高13米多,两面镌刻了367名烈士的姓名和职衔。公园的一角围了一大群人,有些还拿小板凳坐着,在看一男一女两人演小段子戏,有二胡、笛子、小提琴伴奏。那女的开唱了,音调高亢激越,想来该是“二人台”之类的当地戏曲吧。
       晚上闲走中想上网,走了好几家,都因没有当地的上网卡而被拒,有点莫名其妙,难道只有本地人长住者才能上网?好容易才找到一家,得以上了两小时。
       去买明天去美岱召的车票,售票员一打电脑,说该站不停,不卖票。我已先看过刚买的时刻表,明明写着美岱召有站,两趟车停的,怎么会没票卖?说了好几遍还是不行,我走到问讯处,里面小姐也打电脑,回答说是有站的,叫我去那边买票。我再过去,那售票员又打一遍,还是不行,说电脑不吐票她也没办法。真个怪事!考虑了下,美岱召不想放弃,还是要去。思索中灵机一动,我说就买美岱召后一站的票,电脑即吐出了票。
       回到旅馆,才想起自己身体事,一天奔波下来竟什么也没再发生,没有感觉自然也就忘了吃药。来得快去得也快,那就好,没事了,安安心心睡了一觉。
       早起,打听怎样去万部华严经塔,那是建于辽代、造型优美、塔表浮雕为人称绝的全国重点文物,俗称白塔。问了几人都不知,连公交调度员车站问讯处也不知。不就20来公里嘛,这么个重要文物怎么都不知道呢?算了,不去了,自己去寻寻觅觅时间上没把握,就看看市容街景吧,总有可看的。
       向东走,正是上班时分,行人们买了早点边走边吃。自行车多多,铃声争鸣,一片嘈杂声。艺术家说,这叫“都市晨曲”。
       走过绥远城将军衙署,看了简介,在门口张望了下,没进。现在的呼和浩特实际是由不同时期建立的归化和绥远两城相连而成的,玉泉区那片老城区就是以前的归化城,建于明万历年间,清雍正乾隆年间在归化东北五里兴建了八旗兵驻防城,即绥远城。这座将军衙署是乾隆二年所建,在民国时和解放初都曾作为当时的绥远省政府所在地。绥远省是1954年撤销的。
       又缓缓地走,走过满都海公园,走过够气派的内蒙古博物馆。路上行人稀少。
       上了火车即问乘务员,她含含糊糊说美岱召停的,一点也不肯定,看来只能由我自己多加留意了。
       待车从美岱召的前一站开出后,我拿了包坐到靠近车门处。车慢慢停下了,也没报站名,我一看正是,马上下车。总共就下来五六人,那几个都像是铁路职工,车只停一分钟就开走了,或许这只是个内部站吧。站台小小的很短,没一个站务人员,候车室剪票口什么的都没有。那几人穿越铁路往对面去了,我一人沿铁轨往回走了近一里地,才见着道口拐出去。
       小小地方,一条短街只见着几个人,一家破旧的小饭店,没敢进去吃,就拿出早上买的两块蛋糕当饭了。等得班车,2元钱坐了不短的路,到了美岱召。
       美岱召是建于明代的第一座城寺,南临呼包公路,北依大青山,大青山是阴山的一支,位于阴山山脉中段,王昌龄那首《出塞》诗里最后一句就是“不教胡马度阴山”。美岱召占地6万多平方米,周围是5米高的土筑石包城墙,四角建有角楼,南墙的正中开有城门,并建有高高的两层重檐城楼,檐下高悬“泰和门”匾额。美岱召是阿勒坦汗主持兴建的,早于大召十几年,兼具城堡、寺庙、邸宅功能,建成后不仅集政教于一,还是军事、经济、文化的中心,阿勒坦汗皈依藏传佛教后,这里遂成为藏传佛教在蒙古草原上的弘法中心,后来成为阿勒坦汗家族的家庙。
       在门前购票,售票小姐告诉我,这几天正逢优惠打折,25元门票降至15元,导游是免费的。我进去,穿了鲜色工作服的一位小姐即笑眯眯迎上来,简单介绍后就领我游观。寺挺大,有大雄宝殿、琉璃殿、达赖庙、三娘子庙、老君庙、万佛庙等古建筑250余间,殿内明清彩色壁画留存很多,多为佛教故事,据说其中一幅的一群穿蒙古服人中就有阿勒坦汗和夫人三娘子。三娘子是蒙古族历史名人、杰出女性,她足智多谋,有政治远见,是蒙汉和平、贸易的积极倡导者。她20岁时成为63岁的阿勒坦汗的第三位夫人,阿勒坦汗去世后,为民族大业计,她遵从本族婚俗,又先后嫁给其长子、长孙,连续当了三代顺义王夫人,晚年再嫁其玄孙,使他后来得到第四代顺义王的册封。明朝廷封她为忠顺夫人,她的骨灰储藏在三娘子庙内。蒙古族女性中后来更出了个对中国历史影响甚大的政治家,那就是清初的孝庄文皇后。
       导游热情讲解,虽面对的仅我一人,也没有丝毫省略偷懒,我也就乘机请教了好些疑问。寺已归文物旅游部门管理,整座寺已无一名僧人,导游都是学校统一培训毕业,拿工资,不另收导游费。但偌大个寺,地处偏僻,没了僧人,很是冷清,晚上山风呼啸很有些怕怕的,又是全国重点文物,责任重大,所以养了几十条猛犬。
       她全讲完了,任务完成了,最后带我走进纪念品商店,我本不想买这类东西,但出于感谢她的热诚,选购了一件小物品。
       我继续在寺里游走,穿行于林木殿庙,细细重温一遍刚才听得的介绍。这座喇嘛庙以汉式建筑为主,也夹杂了藏蒙之风,北面的大青山几乎看不到绿,一片荒凉黄土色,在烈阳下很是扎眼。我登上城墙,一直走到一边的角楼,狗吠声猛然响起,凶凶猛猛的疯狂之声,不知多少只也看不到它们在何处。望着如此空落空旷空寂的城寺,一种说不明白的悲凉感,历经了五百多年,一段历史一份命运,可如此珍美文物却只有我一个人在观看。想起去年在同仁隆务寺、儋州东坡书院、雷州雷祖寺也同样只我一个游人,每次几十分钟转下来像是为我个人开的专场,自我感觉得到满足的同时,也约略的伤感,都是国家级文物哪!如今旅游早已成风潮,但更像是人们追时尚赶时髦争面子的象征,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蜂拥去集聚于丽江、周庄、桂林、三亚等热门景点,而那些更原生态的真山真水、尤其是更古朴原始的小镇、先人留下的文化古迹却没多少人去看,商业社会里的一切都商业化了,许多人只是为旅游而旅游。倒是外国人对我们的文化古迹极为热衷,几次都碰到中文还说不好的外国独游者,印象最深的是从青海同仁去甘肃拉卜楞寺的长途班车上,满车几十名乘客就三人不是藏族,一个是当地人,一个是我,另外一个最年轻的竟是日本人。
       站在空地上正感叹,天色突然变了,在这一望可及天际的原野,刚才还艳阳高照,一忽儿间东边已是乌云成群,滚滚而来,淡浓墨色的云压得很低很低,大地一下子灰暗如暮色。心有点慌,呼吸也急迫了,仿佛生存空间要给它压迫尽吞噬去,就是那一副“黑云压城城欲摧”之直观景貌。再转眼,那遥远的东天已是电闪雷鸣,闪电一次次划破黑空,将光明重新照射大地,但只是攸忽一瞬间。雷声则迟缓许多,沉闷的低音轰隆隆从远而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响直冲入我耳膜才戛然而止……飘来了几点雨,就那么零星几点,伸出手去想多承接些凉津津惬意,却再得不到施舍,感觉怪怪的。来得快去得更快,天猛然间又亮起来,阳光又普照了大地,乌云没了,不知去了哪,这么个光天化日大空间它能躲哪去?蒸发了?紧接着风来了,好大好猛的风,吹起荒沙灰土漫天翻飞,紧贴着地面席卷而来,转瞬就从我身边穿越去,真像是万马奔腾而过那般景象。我背过身闭上眼,想到了沙尘暴,可怕的恼人的沙尘暴,谁报复谁?也就短短的不到半小时,看全了亲历了几番天象大变化,果真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天象如此,人间亦是,只能小心谨慎些,好自为之。
       天又放晴了,我一个人背了包边走边看,在小道上不紧不慢晃悠悠走到大路,乘车到了萨拉奇,又换车到包头东,一看时间来得及,马上再乘车去鄂尔多斯的东胜。
  评论这张
 
阅读(508)|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